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传播经典,莫作“歪嘴和尚”
信息来源: 张健 人民日报文艺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7-08-11

  “所谓经典,就是大家都认为应该读而没有读的东西。”

这是马克·吐温先生的话。这话说得当然不算严谨,马克·吐温本来就是一位幽默大师,但这话却又说得深刻,像所有高级的幽默语言一样,让人在一笑中有被“刺破”的慌乱。

当下人们对于经典的态度,恐怕不幸为马克·吐温先生所言中。除了以研究经典为业的专家学者之外,一般的读者大众都知道经典是好的,也乐意在言谈中引经据典,然而,在大多时候,又把品读经典视作畏途。

其中的原因,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点。第一是“忙”。大家都是大忙人,忙工作,忙家务,影院有大片,网上有网剧,不断更新,汹涌来袭,根本看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去读经典?第二是“隔”。经典常常是上了年岁的东西,跟眼下的大千世界看上去并不那么合拍,这是时间之隔;又因为经典历来被谈得多,人人都略知一二,自以为了解,就懒得再读,所以常常浅尝辄止,并不识得真味,这是内容之隔。第三是“用”,经典是日用而不觉,不用更不觉,似乎不如柴米油盐那样,为生活之所必需,那么,读经典就等等再说。

说起来,这些原因也都是人之常情。我们可以要求人们过马路一定要走斑马线,但不能要求人们过日子一定要读经典。读书跟恋爱一样,是最没办法强求的事情,要你情我愿,真心喜欢才好。正因如此,看一看历代的知识分子,大体上都在做两件事:一是传道,二是布道。“传道”就是黄卷青灯,攻入经典的内部,首先把前人学问之精髓传承下去,不使之断流,然后,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力争创造新的经典。“布道”就是把前人学问之精髓,用贴近时代的语言,准确、生动地说给普通读者听,让大家知道经典到底好在哪里,从而使这些文化精髓能够“化人文,致盛世”——这两项工作的意义,都非同寻常。

现在我们倡导全民阅读,就跟上述第二项工作有关。因为全民阅读要想真正深入、持续地开展下去,其内在的动力,一定是要唤醒人们对于读书的兴趣,让人们真正发现图书的魅力。这中间,就有很多“布道”的工作要做。以受众面最广的文学经典为例,如果只是重印几遍原著,或者只是以学院派高头讲章的方式,用抽象的文学理论来对经典作一番解读,想必读者量是不会为此增加的。但如果请真正的行家,脱下学术的外衣,放下学理的身段,用生动的、文学的语言,把经典的奥义乃至他们阅读经典时的感悟,深入浅出、妙趣横生地讲出来,情况可能就会不一样。此前史学领域里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文化领域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就是很好的例证。他们其实都在做同样一种努力,就是把一些抽象的、生涩的,然而又是精华的东西,换一种言说方法,用更易于为读者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是在做“文化布道”的工作。

这项工作与人们一贯倡导的“读原著”并不矛盾。要知道,读原著更大程度上,是对专业学者或者有研究兴趣的人的一种要求。而同时,这项工作却可能培养了人们读原著的热情,因为它把经典原著的一些奇伟风光“泄密”给读者看了,勾起读者的兴趣,有的人便会溯流而上,对原著进行一番亲身的探索。如果以阐释学的观点来看,经典其实就是在人们的不断解读中,被逐渐定位为经典的,所以经典并不怕解读。还有一种说法是,经典作品一旦产生,就不再属于作者自己,它的命运开始属于整个阅读者群体。读者对经典的解读,有的时候并不需要得到作者的点头,作者对于作品的构想,也有可能远远未达到后世解读的程度。这是作品与阐释的关系之一种,它强调了作品存活于解读与阐释之中。

时下的出版物市场里,解读经典的图书确实越来越多,很多学者、专家都开始有意识地尝试这项工作,这是应该给予点赞的。但是,值得提出的是,这种“文化布道”的工作,也不是人人可以为之,尤其需要警惕的是对于经典的歪曲与误读——这就不是在传播文化精华,而是在削弱文化根基了。当经典已经定型的时候,人们首先要尊重,然后才是传播。知识分子该有这样的自觉,不在传播经典的过程中,扮演“歪嘴和尚”的角色。而我们的图书出版机构,也应该把社会效益想在前面,不为了追求一时的出版效益,而降低出版的门槛。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