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何以“重大”
信息来源:谷 泉 人民日报文艺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7-09-28

新世纪以来,政府倡导、资助、扶持重大题材创作,美术界掀起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热潮。鉴于“重大题材”这一概念在新中国美术史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人们在重大题材创作中对于经典的普遍期盼,深入探讨“重大题材”何以重大,便具有了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完整的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应该包括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三个部分;“重大”二字,起到修饰、限制、强调的作用,即重大历史题材、重大美术创作和重大工程,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重大历史题材和重大工程,只要史观明确、群策群力、舍得付出,相对来说容易办到。唯有重大美术创作,评判尺度宽泛、模糊,一直以来缺乏清晰阐释。但是,重大美术创作才是核心——重大历史题材和重大工程,在这里是围绕重大美术创作而存在的。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可以直觉地指向为以美术创作工程方式描绘的重大历史题材,或者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重大工程,更应该升华为关于历史题材的、工程级别的重大创作。

有关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实施,十年有余。回头看去:重大历史题材、重大工程,确切无误;重大美术创作,却难以评说。

一般而言,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选择的艺术家,都是基本功扎实的行业佼佼者。他们创作出人物繁多、场面宏大、气势震撼的作品,并非难事。可重大美术创作,假若没有艺术上的突破与创新作为支撑,只是罗列图像、虚构细节、炫耀技术,扎实的基本功也可能起到反作用——越是人物繁多、场面宏大的作品,越容易给人以浮光掠影、空洞无物、虚张声势之感。一旦失去艺术含金量的支撑,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便很容易沦落为通史背景的插图,放在展厅里观众所能感叹的,大概也就是形式的“重”和画幅的“大”。特别是近些年随着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在全国呈现全面铺开之势,皇皇巨制纷至沓来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

重大历史题材,往往关注的都是历史的转折,关键点都在于突破,都是以创新方式、提出最佳解决方案。相关美术创作,也必须在艺术上有所建树——以艺术突破的方式,匹配历史突破的重大时刻,以此“创新方式、提出最佳解决方案”,呼应彼“创新方式、提出最佳解决方案”。历史是过去式,只有充满想象力的艺术创作,才能够打破时间的禁锢,把历史瞬间变成艺术永恒。这实在是艺术的魅力,亦为艺术的能事。因此,可以称之为重大美术创作的作品,绝不是仅仅勉强满足形式和内容的要求。它们需要于精神、品格、品质方面,与重大历史题材相契合,才堪称肩负“重大”二字。

西方有许多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深入人心,光标百代。中国也不缺乏例证。比如,董希文创作的《开国大典》,在写实油画基础上,加入传统装饰性因素,获得广泛赞誉,成为“共和国成立的艺术见证”。再比如,集体创作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把中西方雕塑的成就,成功与现实主义题材结合起来,创作出既恢弘凝重,又激烈昂扬的艺术典范。还有石鲁创作的《转战陕北》和《东渡》。前者以山喻人,完成了对“比现实更为宏大的时空的把握”——我称之是“山水历史画”。后者首先吸引观众注意的,并不一定是画中所描绘的具体对象,而是一股奔涌而来的鲜活的笔墨之气,又与《东渡》的历史画主题一致——我赞叹为“笔墨历史画”。类似作品,还有许多许多。它们都遵循艺术创作规律,不单单情真格高、技艺卓绝,更强调了突破与创新。它们构成新中国美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美术创作与社会发展进程相互印证的最佳写照,同时也是几代中国人成长中无法磨灭的视觉记忆——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当之无愧。

可是,艺术杰作的诞生,只认创造,无从拷贝。相关重大历史题材作品在今天的再创作,若想冠之以“重大”,可谓难上加难。因为,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不是又一轮重大历史时刻的、所谓的“真实”再现,而是立足今天视觉判断基础之上,重组重大历史时刻与当今大千世界的审美塑造;不是让观众生硬地站在图像前,重复人与历史的隔绝,而是通过艺术的语言,把他们带入历史突破与创新的那个瞬间——深邃和广博,全力绽放。因此,重大美术创作必须是当下的创作,必须能够代表现代中国人的历史认识和艺术成就,必须在未来中国美术发展中拥有足够的影响力。

今天,绝大多数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依旧选择中国画、油画、雕塑等经典门类,略显保守。我理解,一方面平面和静态的创作,容易作出评判和获得响应;另一方面组织者和艺术家,可能还是希望复制曾经的模式,以获得操作的安全感。但如此行事,也容易放大模式化的弊端,忽略甚至切断更大范围的、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的种种可能性。一旦“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各自为政,无法形成合力,就谈不上与时俱进,即使出现一些优秀作品,与巨大投入相比,仍然不成比例。站在责任和担当的角度,面对时代一直期待的文艺创作之高峰,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应该更有所作为。只有真正的经典出现,才堪称完美。

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需要更广阔、更自由的创作空间;需要摒弃陈规旧习,不束手束脚,接受挑战和充满自信地大展拳脚;需要以新颖、多样和多元的艺术状态呈现。何以“重大”,不就是源自突破与创新?

文章刊登于《人民日报》9月24日12版美术副刊。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