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刻画复杂人性——评京剧《大面》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4-23

浙江京剧团的京剧《大面》由著名剧作家罗怀臻编剧、盖派武生翁国生(梅花奖得主)执导并领衔主演,被称为是“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的压轴之作。有人说这是一部以精美恢弘的中国传统京剧艺术形式,表现人性的异化与复归、母爱的伟大牺牲精神的具有现代寓言意义的好戏,也有人说它极具现代戏剧形式,但传统京味不足。你更偏向于哪种观点?我们的剧评员有话说。


“太深刻了!要看懂太难了!”这是我看了浙江京剧团翁国生老师主演的《大面》后,发出的一声感叹。正如我以前看过的翁老师主演的《飞虎将军》,翁老师善于刻画人物复杂的人性与矛盾的内心,能够让观众在陷入沉思中观照自我,去认识这个无比复杂的内心世界。

《大面》这则故事的情节也比较简单,讲的是兰陵王高长恭在父亲被杀母亲被辱十数年后,戴上神兽大面报仇雪恨的故事。但在这简单的情节背后,展示了兰陵王高长恭人生的复杂多变,也启示着现实世界中的人们,要善于统摄自己的内心,不可扭曲,不可放纵,更不可迷失。

《大面》开场之初,展示了兰陵王在现实压力下人性的扭曲。他本是先王之子,爵封兰陵王,但篡位而立的北齐君主明白兰陵王是自己潜在的对手,就把兰陵王作为优伶来豢养,来消磨他的意志,来消磨他的血性。亲眼目睹宫廷血腥斗争的兰陵王,只能麻醉自己,只能扭曲自己,终日在装男扮女、舞戏弄曲、邀宠卖乖中度日。这不应该是兰陵王应有的生活状态,所以称之为人性扭曲的阶段。

兰陵王不能这样生活下去。北齐皇后,实际也就是兰陵王的生母,他为了兰陵王而不得不屈从于篡位而立的北齐君主。她不希望兰陵王如此沉沦,于是设计将兰陵王领到先王陵庙,授之以神兽大面。戴上这具有神性兼魔性的面具,兰陵王隔断了来自现实生存的压力,发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他明白,自己不应该是嗲声娘气的可人儿,而应该是充满血性的兰陵王,他要上战场去杀敌。这个神奇的面具,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它让人发现真实的自我,这是神性的一面,它也让人彻底的放纵自我,这是魔性的一面。京剧《大面》就是要表达人性的复杂多变与不可捉摸。戴上神兽大面的兰陵王,不再是优伶,而是战神,不仅是战神,更是魔鬼。在他的口中,只有一个字“杀”,杀尽降将杀尽俘虏,体现出人性的放纵。

人性在放纵后必然走向迷失。得胜归朝的兰陵王报仇雪恨,这也是情理之中,他把鸩杀生父的齐王打入监狱,也是大快人心。但他仇恨的怒火越烧越烈,并且不讲情理,波及恩人。他不仅要将先王老臣、心腹好友发配前去守陵,更将忍辱负重的母亲也发住陵庙为先王守陵,没有一丝丝的原谅,没有一点点的温情。这时,神兽大面的神性与魔性再次体现出来,陷入暴虐与仇恨的兰陵王无法摘下面具,那个狰狞的面具即将化为兰陵王的面目。

神兽大面的象征意义在于,人只有回归到真实的自我,感受人世间的善良与温情,不扭曲、不放纵、不迷失,才能真正体验人世间的美好生活。饱受神兽大面无法摘下之苦的兰陵王,他所燃起的仇恨之火即将把自己化为灰烬。他踉踉跄跄来到先王陵庙,在母亲哼唱的童年歌谣中渐渐清醒,在母亲热血的温润下融化了大面,重新以真实的面貌示人。在经过一番本我与超我的激烈撕杀,在经过一番神性与魔性的纠结争斗,兰陵王终于回归到真实的自我。

这部戏很深刻,很难懂,但也很好看。由翁国生老师来演这部戏,是再恰当不过了。也许只有翁国生老师这样的大家,才能刻画出如此复杂的人性。翁老师的功力很深,善于刻画人物丰富而矛盾的内心世界,唱腔和表演能够随着剧情作出灵活的转换。一开场,翁国生老师以娇美的花旦形象出现,反串花旦,水袖翩翩,娇艳可人。接下来,兰陵王以优伶的形象出现,翁老师塑造了一个娘娘腔、有媚态、无骨气的文生。当兰陵王以战神的形象出现时,翁老师的表演英气逼人、英武过人,呈现出上乘的武打功夫。当兰陵王烧起仇恨之火,翁老师的表演显得霸气又张狂,配上狰狞的面具,具有花脸行当的风格。最后,兰陵王在先王陵庙被母亲的热血唤醒,有大段的唱腔与念白,哀怨深沉,悲愤中带着悔恨。看翁老师的戏,不仅看传统京剧的唱念做打,更在思考人性的复杂多变。

京剧《大面》的魅力,也许就在这里吧。(作者: 汪盛科  )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