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古意再现 ——吴新星的老行当书写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5-02


吴新星是一位带有中国古典主义美学风格的儿童文学作家,她的文集中,《采菱曲》(采菱人)、《青丝剪》(调丝娘娘和秀花妹妹)、《苏三不要哭》(戏曲学徒)、《桃木梳》(梳头姨娘)、《玉簟寒》(篾匠)、《樟木红 竹叶青》(木匠)等,写的都是老行当,这些老行当自由的穿梭在她的作品中,使我们感觉到久违的古朴的温馨,这一点有些像她的文学偶像汪曾祺。汪曾祺的“最后一个”模式小说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这种对逝去的美好的追忆,融合了作家浓郁的主观情愫和底蕴深厚的传统文化。当人们都热衷于写大事件,大场合,为历史作传时,汪曾祺反其道而行之,着眼于“小”的韵味。“最后一个”总是在淡淡的怀旧情绪中夹杂着对中国传统渐弱的惋惜。

吴新星以老行当作为自己的文学起源。她的第一篇作品《樟木红 竹叶青》,写的是一个木匠,“木匠手中握着刨刀的两个手柄,往一段木头上轻轻一推,薄长的刨花从刀口吐出来,卷成一柄浅画的如意。又一推,刨花轻轻落下,成了一柄散发着木香的素色祥云。木匠像是站在一堆祥云上,挥汗如雨。”木匠并不算文章的主人公,真正的主人公是木匠的女儿阿昭和篾匠的儿子竹生。木匠很爱自己的女儿,但是却不准女儿和篾匠来往,“木匠因为自己是手艺人,知道凭手艺吃饭的万般艰辛,所以总希望阿昭以后不要走自己的老路,也因此,对于差不多可以算同行的篾匠相当的看不起。”这篇小说是一个青梅竹马最终没有在一起的忧伤故事,媒人后来将阿昭说给了一个有钱人家,木匠高兴地抽了两斗烟,因为“阿昭能嫁一个有钱人,总算也是一件出人头地的事。”作者没有用很大的篇幅写老行当,只是把这个故事放在来老行当的背景中,通过老行当的所有人不准自己的继承人继承这一行业,写出了老行当被摈弃的无可奈何。

在《玉簟寒》中,吴新星写了一个篾匠。“那篾匠五十出头,嘴里斜斜地衔着一支黄白烟斗。背是微驼的,因为常年弯着腰做活的缘故。他相貌同一般吃百家饭的手艺人相差无几,都是略有点风尘仆仆的样子,唯有他的缠满橡皮膏的手宣示了他是个篾匠。”我们已经多年听不到刀削竹子的声音,也闻不到竹子在指尖跳跃时散发的清香,面对当下生活重叙从前的老行当时,作者不免诗意顿生:“两根匀软的篾条从户口处升上来,像嫩芽,像兰叶,像长长的两只喷泉......”这种往日的老行当,把生活削出了竹叶的清香。篾匠也是走街串巷,吃百家饭的职业,因为老金家要多打几个箩筐,还有其他的东西要修理,篾匠就在老金家住下来了,还带了一个小篾匠——自己的儿子,作为帮手。故事的主人公依然不是篾匠,而是篾匠的儿子和老金的女儿。这也是一篇老行当为背景的小说。老金家的小女儿活泼可爱,总是备受关注,作为大女儿的青凤总是得让着妹妹,连自己最喜欢的竹席也得让,只有小篾匠在大家都关注妹妹时,不忘记青凤,给妹妹做竹蜻蜓时也给青凤做一只。篾匠完工的时候,青凤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吴新星除了书写老行当,给作品添加古典意味之外,还将故事的发生地放在古典城市——苏州,使得老行当与苏州双剑合璧,更显韵味。《苏三不要哭》是以学戏曲为背景的,尽管文中提到的戏曲并不多,“还有一个声音,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听起来格外婉转,又带着忧愁。瑞生听得愣愣的,好像把魂丢在了里面。”曲已尽,旋律还依旧缭绕,只绕在人的心头,这为后来瑞生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主动要求去学戏曲做了铺垫。戏曲给了瑞生力量,在他练功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时刻鼓励他再坚持一下——苏三不要哭啊。

吴新星写的老行当,并不像像汪曾祺,冯骥才等作家专门介绍传统手艺,尽管他们都赋予了老行当鲜活的生命力,但是吴新星的观众是儿童。儿童文学,既然是写给孩子看的,就需要作品有纯净的质地,方不负清澈如水的目光的抚摸。基于对传统的追忆,吴新星用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所有的盈盈童心和脉脉温情,为儿童建构一个老行当的世界。即使儿童们没有机会再亲临“老行当”现场,但是文学之旅可以带他们回到旧时光,带他们体验这一段奇异旅程,因为文字是永生的。这是写给孩子看的故事。她的作品中这些非现代性的小孩子,他们的物质条件虽不丰富,精神世界却未必贫乏。乡村是一个充满乐趣的儿童世界:夏天可以凫水,光光的身子,就像水中的一条条银鱼,可以去水里捉螃蟹啦,草丛里逮蛐蛐啦,菱角熟了,就划着菱船迎着风去菜菱,还可以过家家,用像细碎的小星星的杠板归种子串一串项链......这些都是乡村儿童生活的趣味性,有她的童年经历,有江南水乡的故事,都是地域文化的显性基因。

老行当作为吴新星的书写对象,更多的是承担背景的角色,大部分的故事都是在老行当的时空里发生的,菜菱时的绿波叠翠,梳头时的槿柳叶,调丝时的弦弦悲切,前人们的生活早已不见痕迹,仅能靠文学留下的文化格调一睹风采。吴新星通过文学连接了老行当,正如她自己所说,“如果让你明白曾经的老行当是怎么回事,我很高兴,我能够把事情说的明白,如果我的文字能够触动你,让你对那段时光向往之,那便是我最大的荣耀了。”这些老行当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了很多年,吴新星作为80后的作家,感受过老行当为我们创造的文明,每当回想起它时,心中就充满了温情。这种对传统文化的关照使文本的审美性达到了“重返边城”的理想境界。

但是最重要的是儿童从中文学中采摘的收获,就如《苏三不要哭》的颁奖词:“《苏三不要哭》融洽地展现了京剧等传统行业的生存状态和各地的民俗风情,展现学徒们对命运的不屈抗争和彼此间的相濡以沫,激荡着人性的温暖与力量。”小说告诉人们,在危难的关头,谁都可能是落难的苏三,要秉承苏三不哭的理念勇敢地活下去。也就是说,吴新星通过文学与儿童进行精神对话,希望他们看到古典韵味背后的成长力量。


图书作者简介:

吴新星,2017年度冰心文学奖获得者。浙江宁波人,痴迷儿童文学的纯真美好,愿意在这块园地里默默耕耘。文章见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读友》《童话世界》《十月少年文学》等,曾获《儿童文学》擂台赛铜奖、《儿童文学》金近奖等奖项,作品多次入选各种版本的年度儿童文学,著有小说集《玉簟寒》。



本文作者 袁江怡  系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17级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生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