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话剧《平凡的世界》:匆匆世界,平凡人生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宁波有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5-21

将文学名著改编成舞台作品,实现两个不同艺术类型的变身,同时又不丧失原著精华,难度极大。

不过,近年来的戏剧作品似乎有意触碰当代文学名作,陕西人艺就连续推出《白鹿原》和《平凡的世界》两个话剧改编本。

在考虑当下观众审美趣味,关注当下观众的生活困境和精神状态之时,改编经典著作,是否能够避免用文学名著和传统题材做外壳,装进一些不深不浅不痛不痒的内容,又是够能够与观众在情感上产生交流呢?

一起来看“宁波有戏”剧评据评员话剧《平凡的世界》的观后。

  >>>> 汤丹文 : 匆勿人生,平凡世界        

没有看过原著或者对小说内容沒有基本了解,就不要去看这部话剧,光是人物关系都够你挠头了。

进入很慢,方言、大头娃娃式的泥塑人物自然让这出戏有浓郁的黄土气息,编年史的结构、原作的诵读似乎想以此勾连全剧,但因为这些手段形式,进入不断被打断,没有痛快淋漓一气呵成的观赏效果。

再一次证明,名著很难再度改编。特别是这种长篇小说的宏大叙事,适合不适合话剧,存疑。群像全景式的描绘,最终是没有鲜明的情节和人物主线,人物形象塑造没有“景深”,流于各说各事个人命运一地鸡毛。

旁边座位巧遇买票观戏女同事,笑称此剧仿佛日报头版主题性报道,缺乏鲜活场景桥段。而因为有另一陕西榆林女同事翻译相关方言,介绍老陕趣事,方才加深对此剧了解,偶尔一笑。

导演也肯定知道,与小说的全景群象式反映时代相比,话剧力有不逮。于是想通过综合艺术的手段,弥补或呈现特性,但不免突兀或喧宾夺主。过多配乐(很多还是西方音乐),路遥铜像,现代舞,特别是最后一段,同意群内剧评员观点,惊了。(高铁中,匆勿人生,平凡世界。)

  >>>> 白泽 : 平凡世界平凡人的不凡人生      

话剧《平凡的世界》是一部真诚、用心的作品,开场和结尾尤其惊艳,360度的石碾大转台让黄土高原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也巧妙划分出了舞台表演区域,配合人物群像演绎和秦腔背景乐,张力十足,仿佛一下就能感受到历史车轮的运转和时代命运的更迭。

剧目整体风格大气,画面质感极强,台词念白和舞台元素满满的本土韵味,演员们一张口就能迅速将人代入生活情境,只是有几位女演员的头发烫染痕迹明显,稍显出戏。

另外有点可惜的是中间的剧情叙述比较碎片化,情节支离,可能太希望在舞台上勾勒出黄土高坡的人们多样丰满的生活形态,不愿意放弃对每个人物的着墨,反而显得家长里短,缺乏主心骨。

但无论如何,演员和主创们的表演诚意和表现力支撑起了这部两百分钟的作品,让观众们感受到了平凡世界平凡人的不凡人生,值得喝彩。

  >>>>  应虹 : 你站理想or现实       

平凡的世界,流水的人生。

书本抱负理想爱情都只是个由头,最后成为自己想想好笑的少不更事,黄土地上的人更直接火热,只有吃饭婚配生育才配做故事主心骨主旋律。

少安哥会凭样的油嘴滑舌了,润叶声嘶力竭一副小品相。梦想只会像田晓霞一样遥不可及又突然消失,到底还是现实的人生与阶层让人心安踏实。

小说中的孙少平放下了当作家的梦想,融进了老婆孩子热坑头的大团圆,现实中的路遥实现了作家梦,却在42岁就肝硬化去逝了。

当空中洒起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到轮转的石碾子上,落在黄土坡上,似乎要淹没所有现实的艰难困苦与不堪,留下一个虚幻的映像,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

你站理想or现实?

  >>>>  董洁灵 : 整个故事缺乏心理上的合理性       

整部剧着眼于中国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的农民青年,剧情开始就出现演员群画像,舞台的布置非常有新意,是一个随时可旋转的大舞台,从一面看过去是一个大磨坊,从另一面旋转过来就是小镇流水人家,每一个角色非常有力量地站立在那里,力求展现那个时代史诗般的剧情。

但因为编导的着力点太大,原著本身又非常长,在编剧本身上就存在问题:剧情深度欠佳,譬如这一幕剧情还没有完结,立刻出现一个新的剧情点,对前一个剧情立即失去记忆点;演员的表演形式又比较类型化,譬如孙少平失去晓霞的嘶声力竭,或是李向前残疾时刻的歇斯底里,总有一种马景涛式的琼瑶表现方式;演员本身的性格又立不上去,这恰巧是因为剧情逻辑上无法自洽,譬如孙少安抛弃田润叶的原因,好像只能简单地归结为田润叶不会做家务。田润叶与李向前的形婚,也非常没有说服力,反而李向前残疾以后,田润叶居然愿意与李向前生儿育女,这仅仅是故事的一小部分,简而言之,整个故事缺乏心理上的合理性,使得观赏时时时充满疑惑感。

  >>>>  王强 : 对原著浮于表面的解读       

话剧《平凡的世界》是一部向经典致敬的巨作,诚然,这部戏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比如浓郁的陕北方言,时代的高度还原,演员的不俗表演,但还有部分值得商榷的地方。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是一部被称之为具有宏大叙事精神的鸿篇巨制,如何将如此伟大的一部作品搬上有限的舞台,这是我在进剧院之前一直思索的问题。但直到演出结束,显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对文学名著的搬演是舞台剧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文学作品和对文学作品的搬演是具有很大差别的。文学作品可以进行无限的延展,但舞台作品必须要在有限的时空内完成他的叙述过程,这就必须要求充分运用舞台叙述的原则框架对作品进行重组。显然话剧《平凡的世界》没做到。编剧极力想向观众过多地展示作品所包含的内容,但最终没有一个点能完全表述出来,导致一部宏大的作品搬上舞台后观众不知所云。

此外,舞台上设置的360°旋转舞台,以硕大、沉重的形象造成演出的压抑,这种压抑一定程度上可以对文本进行解读,但并没有完全利用好,甚至在部分场景中,阻碍了演出,频繁的旋转换景,容易产生视觉疲惫。这个旋转舞台的灵感应该来自实验话剧《桑树坪纪事》,但《桑树坪纪事》中的那个旋转舞台、那片黄土地,是厚重的,是有生命的,是时时刻刻在表现剧目精神的。

话剧《平凡的世界》是对文学作品的解读,但这种解读浮于表面,没有深入作品,因此,无论就其话剧的表现还是对原著的再现,都是不彻底的,还有空间可供挖掘的。( 汤丹文等 )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