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重看《还珠格格》,反思文艺创作
信息来源:童松青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5-29

最近赋闲家中,陪家人看了一遍《还珠格格》,感慨万千,不吐不快。小燕子的形象深入人心,在现实生活当中,也常常看到小燕子等人的影子。

《还珠格格》(以下简称《还剧》)放映期间,那是1999年,几乎是万人空巷,家家户户吃了晚饭就端坐在电视剧面前等待;那时,电视台投放的广告已经是达到了历史最高峰,一方面观众讨厌广告,另一方面,又舍不得错过剧情。于此可知,这部电视剧对民众的影响是极其广泛和深远的。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这部电视剧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影响。中华民族一向来由自己的伦理道德和价值观。比如儒家主张人伦大道,亦即:夫妇有别,父子有亲,长幼有序,君臣有义,朋友有信。按照这个人伦大道,晚辈是不可以忤逆长辈的,就如同《弟子规》里说: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但《还剧》把这些人与人之间的基本行为规范视作羁绊。于是塑造了小燕子等一批真性情、反传统道德的大英雄。比如小燕子可以骂皇额娘,也就是自己的奶奶。这在儒家看来,完全违背了长幼有序的人伦,是大逆不道的。《礼记》里说:父不言子之德,子不言父之过。但在小燕子他们这里,背后声讨老奶奶的不是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反抗长辈有理!这给孩子们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为什么不可以骂你?还教会了孩子寻找父母的过错,甚至讨厌痛恨父母的过错。一个不想受父母长辈教化的孩子,自然会处处去寻找父母的不足,为他的不顺从甚至忤逆寻找理由和借口。这样的孩子自然不会去找父母的好处和恩德,一个不会知恩感恩的人往往是难以教化的白眼狼,一个不感恩的孩子让他感恩培养他的老师也是不可能的,要让他爱国,那就更难了。现在的孩子难教,从小对他百依百顺,哪天只要有一件事不依他,他就会翻脸,之前所做的一万件事全然可以化为云烟。为什么难教?是谁把孩子教坏了?里面有没有小燕子的功劳,有没有文艺工作者的贡献?

含香是回疆的首领送给大清皇帝做妃子的女人,这在古代很常见,这是外交需要,两个民族结亲了,大家是亲家,还打什么架?这是用婚姻换和平。即便是自己不爱对方,但仍然愿意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换取整个民族的安宁,这是何等的大爱,是真正的爱国主义,不是伟大的女性不会愿意从此深锁宫中。文成公主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那时候去西藏,可没有条件随身携带氧气袋,更没有宽敞的公路和桥梁,她明知此去西藏不复回,路途艰险,高原反应,九死一生,仍然义无反顾,而且带了一百多人的团队进藏,一个专家援藏团。这种故事可歌可泣,是真正的中国故事,体现的中国精神,可惜没人写。

偏偏有人涂抹香妃,一个念念惦记个人的感情,不顾民族团结的女子,几次三番和老情人幽会,最后还私奔。居然被粉饰成一个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好女子。用尔康他们的话来说,不成全他们太残忍了。《论语》里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人要认命,在此基础上自强不息,改变命运。假如人都和香妃一样不认命,试想,天下有几个夫妻是初恋而成的?如果初恋不成,是否婚后都可以旧情复萌,甚至不惜私奔,直至肉体结合,那才叫真性情?这不天下大乱了吗?各位读者,您和配偶是初恋吗?如果不是,您支持他红杏出墙甚至私奔吗?相信没人愿意。孔子教导我们: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您不支持您的配偶私奔,何必写文艺作品鼓励读者私奔呢?

近20年过去了,当年迷上香妃和尔康的兄弟姐妹们,请问您一直还在圆初恋的梦吗?和现在配偶离婚了吗?今天的人们为了追求自己的所谓真感情,不顾法律,不顾伦理道德,离婚率不断攀升,家已经支离破碎了,细细想来,《还剧》这类反伦理的文艺或许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家是国的细胞,细胞出问题了,国将何以堪?

香妃在皇宫里的地位,换成现在的话说,就是皇帝的妻子,也就是紫薇格格和五阿哥的继母。小燕子和五阿哥他们居然阴谋合伙拆散父母的婚姻,尔康是皇上的臣子,也参与其中。小燕子和五阿哥是大不孝;尔康乃大不忠;拆婚是不义,阴谋是无礼;不惜成本谋私是不廉,成就人家私奔是不耻。这样的一群人,不忠不孝,无义无礼,不知廉耻。这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荡然无存。然而,他们居然成了国人万众欢呼的对象,无形中成了国人学习的榜样,学到的是弃传统道德如敝履。

小燕子他们在南下逃亡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要被火烧死,他们出手相救。女子在婚前要保持贞操,这是传统美德,但在《还剧》里却被鞭挞。未婚同居在90年代已经比较流行,《还剧》推波助澜。近20年过去了,据说,现在的90后,00后,已经演变成初夜一定是不给自己丈夫的。各位读者,包括《还剧》的制作者们,您愿意自己妻子的初夜给别人吗?如果不愿意,为什么不多宣传鼓励维护贞操呢?

他们在南逃时,遇到种种挫折,就怨天尤人,甚至责备起老天来了,从没有反省过自己的错误。《论语》里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遇到问题,君子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小人才找别人的原因。可是现在的社会,我们看看身边的人,当遇到挫折的时候,有几个人在找自己的原因?是谁把我们身边的人教育成这个样子?是教育。《礼记.学记》里说:“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而教育,不能只重视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影响仍然是巨大的。

孔子教导我们:“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我们所做的事没有如愿的结果,需要反省自己的问题。又怎么可以怨天尤人呢?《太上感应篇》里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中国古人从来都把老天看做是最公平的代表,所以赋以“天公、天平”之说,代表老天是最公平的。《增广贤文》里也讲: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这些天理,才是我们应该大力宣扬的。

美国有个总统叫尼克松,他写过一本书叫《不战而胜》,是新华出版社出版的,在那本书中,在文章的最后部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当有一天,中国的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

是啊,文艺是兴国,也可以灭国。清代学者龚自珍说:“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古时候的道德教化,除了家风家道的传承之外,最主要的一个方式就是戏剧表演。文以载道,把伦理道德融入戏剧之中,人们在欣赏戏剧的同时,认识了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越剧《五女拜寿》叙说的是杨家经受了一场兴衰荣辱的变迁,在人生困境中坚持道义的家庭最后苦尽甘来,而其中不择手段一时获得荣华富贵的,最后却凄凄惨惨戚戚。戏剧通过“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原理告诉人们无论如何都要做个有良心的中国人。豫剧《穆桂英》挂帅,通过荡气回肠的剧情告诉人们,一个大写的忠字,值得用一个家族、几代人的性命去追求。中华民族历来苦难深重,但正是有这些教化,才诞生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谭嗣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才生生不息到如今。

那么,文艺应该应该引领什么样的价值观?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民族赖以维系的精神纽带,是一个国家共同的思想道德基础。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我们要问问自己,我的作品引领了什么?是道德还是颓废,是正动,还是反动?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指出:“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个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个话掷地有声,作为文艺工作者应该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分量。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但离不开伦常道德和因果教育,而儒家文化离不开四维八德。习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就引用过管子的话:“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孙中山先生在《崇孔伦常文》说:“中华立国,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人道之大经,政体虽更,民彝无改。……(八德)乃人群秩序之常,非帝王专制之规也。”张岱年说:儒家学说三纲五常,三纲肯定不能要,但五常不能丢啊。三从四德,三从不能要,四德(孝悌忠信)也不要了吗?不行啊。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其中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着丰富的道德理念和规范,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精忠报国、振兴中华的爱国情怀,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社会风尚,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荣辱观念,体现着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的行为方式。”再次确认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八德观。

比如核心价值观个人层面的“诚信、敬业、友爱和爱国”都建立在一个孝字上。孝子必然想让父母快乐。怎样才能让父母快乐呢?《弟子规》说:“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只有依父母之命,诚实守信,父母才可能快乐;只有对父母诚信,才可能对朋友客户诚信。“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兄弟和睦,父母才欢喜;兄弟不和,父母伤心、忧虑;妯娌不和,父母又头痛。在家能友爱兄弟姐妹,到社会上才能友爱同事朋友。在公司里面跟一些同事不能和睦相处,父母也提心吊胆,都是不孝。当人们踏进社会工作,如果不忠,跟上司不合作,或者动不动跳槽,父母又伤心、又放心不下。有孝心,不会让父母伤心,不敢不敬业,所以敬业能在孝当中培植起来。一个感恩父母的人才能感恩祖国,爱国始于爱家爱父母。所以孔子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欤”。

孝是中华文化的根,从此衍生出四科,就是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特色,是中国的精神,由此缔造出和睦幸福,长治久安,礼义之邦,和谐社会。可是这些年来,多少文艺作品在有意无意地和传统文化决裂。

近代以来,几代人都熟悉一首诗《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在这首大众所熟知的现代诗背后,演绎着一场更让人寻味的冲突:一个西化了的读书人徐志摩与一个死守传统妇德的女性张幼仪产生了激烈的文化冲突,说到底,这是西方文化和我们本土传统文化的冲突。

1915年夏,年仅18岁的徐志摩与上海宝山县罗店巨富张润之之女张幼仪结婚。随后几年,游历美国、英国,并结识了林徽因,开始疯狂追逐林微因,但最终没有成功。回国后,又结识了已经为人妇的陆小曼,徐志摩痴迷于陆小曼的才情,一个有妇之夫开始追逐一位有夫之妇。陆小曼丈夫王庚主动退出。1922年11月8日,徐志摩在《新浙江·新朋友》上刊登《徐志摩、张幼仪离婚通告》,通告中说:“我们已经自动挣脱了黑暗的地狱,已经解散烦恼的绳结……欢欢喜喜地同时解除婚约……现在含笑来报告你们这可喜的消息……”。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桩西式离婚案,当事人居然大张旗鼓以通告方式昭告天下,不能不说这是中国婚姻文化史是的一个里程碑。1926年8月14日,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

丈夫在英国读书,张幼仪随从照顾。徐志摩提出离婚之时,张身怀六甲,徐居然无情地命令打掉孩子。无奈之下,对外文没有预习的她投奔了在德国留学的兄长,并在德国产下徐志摩的儿子,五年后回国。回国后,张自己创业,获得成功。在业余,她还请了一位国学老师,给自己讲解孔孟之道,每天一小时从不间断。她有在德国学习的洋学识,又摄取中华文化的精华,不忘中国传统的美德,为了孩子,不愿意再婚;而且仍然孝敬徐志摩的双亲,以干女儿的身份照顾二老,为他们送终。1931年徐志摩遇难时,张幼仪带着13岁的儿子徐积锴前往济南认领遗体,并处理徐志摩的后事;还策划编辑了《徐志摩全集》。徐志摩罹难后,张幼仪每月还寄钱帮助其妻陆小曼。直到1953年,张幼仪经孩儿同意,才与他人结婚。1988年,张幼仪逝世于纽约,享年89岁。

而徐志摩新婚之后,与陆小曼的生活并不幸福。陆小曼喜欢打牌、跳舞、看戏,还嗜好鸦片膏。徐志摩对此非常不满,夫妻经常吵架。1931年11月,徐志摩听说林徽因将于19日在北京举行演讲会。他兴奋地搭机赶往北京去捧场,结果途中飞机失事,这位香蕉人结束了五年的新婚生活,死时才35岁。

这个故事本来是新时代的“五女拜寿”,可以演绎“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至百殃”的古训,却没有人去创作。《再别康桥》的流行,贻害无穷,多少少女把一个玩世不恭,只主张个人自由而不顾父母子女,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徐志摩奉为精神偶像。当今时代,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是谁在推动?文艺创作者需要扪心自问。

文艺是给人以价值引导、精神引领、审美启迪的,文艺通过作品形象地告诉人们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什么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香妃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文成公主才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徐志摩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张幼仪才是需要肯定和赞扬的。

“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只有内心正气,才可能写出正气的文章。要创作出好作品,艺术家自身的思想水平、道德水平是根本,需要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艺术训练,努力做到“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除了要有好的专业素养之外,还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在民族复兴的时代,需要中华文化的复兴,需要中国精神的弘扬。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