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头号玩家》:视觉狂欢下的阴霾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偏北影评社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6-01


当人类仰望星空,为前路的不可知而踌躇徘徊,一种文化与社会的关注投射到电影领域,科幻电影触动着我们最明媚的希望和最晦暗的恐惧。

——引子

四月,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新作《头号玩家》上映后立即引起了一阵观影热潮。影片故事发生在2045年,一个名为詹姆斯·哈利迪的科学家一手建造了名为“绿洲”的虚拟现实游戏世界,临终前,他宣布自己在游戏中设置了一个彩蛋,找到这枚彩蛋的人即可成为绿洲的继承人。要找到这枚彩蛋,必须先获得三把钥匙,而寻找钥匙的线索就隐藏在詹姆斯的过往之中。韦德、艾奇、大东和修是游戏中的好友,和之后遇见的阿尔忒弥斯一起,五人踏上了寻找彩蛋的征程。他们所要对抗的,是以诺兰·索伦托为首的IOI科技巨头。

影片好评如潮,但占比极中的特效奇观与虚软老套的故事令人怀疑它将会把科幻电影导向何处,观众对此的不以为意也令人隐生忧虑。

科幻的外衣之下

当我们谈论科幻时,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可能性的幻想”。凯斯·M·约翰斯顿从各家对科幻的定义中提取出一些反复出现的概念:它观照人类事务正在发展的某种可能性,并按这种可能性推导出某种发展结果,它是由人类或某种未知力量引起的,需要被理解、驯服或摧毁。

剥开科幻的外衣,这个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寻找“金羊毛”故事。主角为了寻找至宝(掌握绿洲命运的三把钥匙)踏上旅程,一路上经历艰难险阻,最终一一破解,获得成功与成长。去除浮在表面的东西,可以说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科幻故事。人类处于一个科幻世界的设定中,无论是被入侵、技术发展的失控还是探险的故事模式,它的故事都是与这个设定紧密关联而不是说仅仅作为一个背景板。《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只作为一个故事发生的场所与特效的合理性存在原由,“绿洲”给人带来逃避,人们享受这种逃避,电影也给我们展现这种逃避带来的快感。

《头号玩家》想营造出的现实与虚拟的对立却并未把这种矛盾的激化放大,而是转身投入游戏世界中狂欢。这种狂欢并非一种反讽,就只是字面意思上的狂欢冒险。现实成为了一个尴尬的存在,人们都喜爱“绿洲”,都想获得它的所有权,而我们的男主角从只想从中获得金钱转变成要保护“绿洲”,为虚拟世界而斗争,那么现实的位置放在哪里呢?即为虚拟世界的肆意潇洒而欢呼雀跃却又不甘心的想要再强调点现实,这种犹豫不决的态度拉扯着这部影片,在结局处推向了崩坏的高潮,使得从搂着美人的主角口中说出“现实,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显得格外的可笑。

空洞的现实背景板

《头号玩家》的虚拟现实是这个世界科技的发展方向,或许是避免与《黑客帝国》的类似性,它没有采取浸入式的全息模拟虚拟世界,而是头戴式的半沉浸状态。这项技术实在是太近了,以至于一种未来的疏离陌生感需要依靠游戏世界中的特效来强化。精神投入虚拟世界之中,身体竟然也会跟着移动,这种现实的剥离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削弱,其中一个用来表现人们沉浸虚拟世界的镜头竟然是大街上走路的人都头戴VR眼睛,实在是笨拙又毫无逻辑。

在《头号玩家》中,对未来社会的表现几乎为零,刻意制造出来的贫民窟集装箱式的楼房与三十年前《银翼杀手》中阴雨连绵的赛博朋克式的高科技低生活的城市图景相比毫无震撼感。作为最大反派的IOI集团奴役负债的人,本可以作为社会黑暗的展现,但显然影片无意于此,只需轻轻一瞥,展现出这个集团的罪恶便足够了。女主角被抓也只是观光一日游,甚至都没有《大都会》中对被机械奴役的工人表现的到位。反派集团的结局也仅仅以不被允许进入游戏而一笔带过,这个社会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儿戏,我看不到技术发展潜在的不可靠性,没有不安,只有一种集体的狂欢。总的看来《头号玩家》更像是一部科幻电影诞生早期面向青少年的作品。而在七十年代,一批杰出的科幻电影出现使得科幻片脱离幼稚走向成年化与剧情化,如今新的潮流似乎要被迫逆转。

科幻片=商业片?

科幻正在不断的偏向特效奇观的展现,这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批评界担忧科幻的未来是否会趋向“弱智化”,一昧的迎合视觉炸裂的感官体验而忽视叙事的重要性。叙事与奇观的争辩体现出一种文化焦虑,一种围绕奇观而非清晰连贯的叙事的“吸引力电影”大行其道。好莱坞商业大片用奇观包裹出一部部刺激眼球的电影,其背后疲软的叙事却为大众所忽略。

《头号玩家》完美的满足了视觉消费时代的观众预期,令人叹为观止的特效,每一个光影之间的交错变化都显得美轮美奂。但即便是再精致的特效也掩盖不住故事的平庸,你很难说它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三段式的解密模式,就像一个标准的流水化生产的汉堡,上面淋上你最爱的美味酱料,这酱料的口感如此之强刺激你的味蕾,以至于汉堡到底是什么味道你已不再在乎。《头号玩家》把一个奇怪的现象放大了,那便是在越来越多人心中科幻片与商业片对等了,说起科幻片就是种种令人大开眼界的特效,酣畅淋漓的视觉体验。在这种消费的导向之下,意义被消解。快感代替情感,视听刺激代替意义。当图像仅仅是图像,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一种导向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人们追捧的对象,我们必须看到它的繁盛的背后的危机。作为一部商业娱乐片,《头号玩家》无疑是合格的。但作为科幻电影,它并未给这个类型带来何种创新反而带来了某种危险。科幻电影不应该等同于特效,等同于商业,它是一个包容的概念,随着时代文化的发展而不断被重新塑造,它自有其深刻的内涵与底蕴,不应被埋葬在视觉狂欢的阴霾之下。

科幻电影为我们打开了新的视野,向未来展望,向未知展望;它也回望社会自身,把一种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摧毁,世界将会怎样。它预示一种反乌托邦的未来,是对当下的忠告。我们观看科幻电影,就是在观看我们的未来。(作者:杨馨宁)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