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雪花,雪片,与雪球 ——看《假面舞会》的表演累积性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宁波有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6-01


曾经在一次私人鉴赏会上,有一幅综合材料绘画作品《面具》,说的便是假面舞会结束后,各色人等的浮世绘。面具终会揭去,真相也会石出,可是假面舞会之后带给人们的苦痛与反思,却是日积月累的。

就像这一次在上海静安区2018年现代戏剧谷上演的改编自俄罗斯民族诗人莱蒙托夫的诗剧《假面舞会》,由立陶宛umt国立剧院演出的同名舞台剧。故事梗概为:男主人公阿尔别宁,因妻子尼娜在假面舞会上,丢失一只手镯而听信谗言,并误杀爱妻的悲剧。首先我们不得不追问……

假面舞会,对于上流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如同该剧的台词所形容的:“戴了面具,众生平等。”男人女人们都可以放下,他们在现实社会中的面具,尽情的寻欢作乐,也可以颠倒黑白,搬弄是非,近似于百鬼夜行。

男爵夫人与亲王调情后拿尼娜的手镯去定情,假面舞会成了上流社会猎新的场所。而男主人公阿尔比宁明显是段位比较高的,他不喜欢假面舞会,他说,假如面具能够掩盖人的容貌,人们就敢于把感情的面具剥掉,可它也有它的假面,他的假面是它的平静,看起来他似乎已经得到了一切,所以他一无所求,他的天真纯洁的小妻子尼娜因为参加了假面舞会后,让阿尔列宁十分愤怒,他所深恶痛绝的正是尼娜所新奇向往的,正如尼娜所说的“如果你能够与我多说说话,我也不会去这样的舞会。”可见阿尔别宁高段位的假面是伤害到尼娜的触点之一。可阿尔别宁的复杂与矛盾,使得他对于假面舞会深痛恶绝,却能够去帮助一些输到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去翻本。

那么,本剧居然是在一场豪赌中拉开帷幕……

我曾经疑惑于为什么在开演之处,不先展示一下阿尔别宁夫妇之间,貌似幸福的婚姻,而是,两位赌徒,对白中快速出牌,继而众人围观,连河里的鱼儿也来接吻。

空虚啊,这是何等的空虚,男爵夫人享受这尊荣却到处欠款;匿名者的恶魔性,阿尔比宁在前半场不断地讥讽时代指点人生;在后半场则愤怒失态。这些人的命运像雪花,雪片,互相扔掷的雪球和不断向前滚动的大雪球一样,永远也不会停歇,终于将单纯的尼娜卷入是非和死亡的痛苦之中……

这样的痛苦是,俄罗斯戏剧中的幻想现实主义,注重体验与表现并重,激发,表演者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在此剧中,演员们非常用力,实现了“流真实的眼泪”,用戏剧的方式让演员看到。这样的表演,不突兀,不做作,与作品能够做到浑然一体,能为观众所接受。就像雪花渐渐成为雪片,滚成雪球,全剧的悲剧气氛的营造就这样被开挖和放大了。(作者: 曹琼)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