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人生如果有选择 ——话剧《家客》观后感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7-06

话剧表演的是别人的故事,但总是很容易走进每个人的心,因为每个人都会从话剧的角色中想到自己的故事。话剧《家客》就是这样的一部直叩人心的话剧。2018年6月日晚七点半,笔者有幸在浙江省话剧院观看了由宋忆宁、张先衡、许承先三位老艺术家所演绎的话剧《家客》。

舞台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陈旧的院落,在四周喧嚣,高楼群绕的上海,这栋简单的老房子显得与这个城市有些格格不入。紧接着,一个背着吉他的歌手出场,他在唱着摇滚的旋律:“1976 年,巨人陨落,天塌地陷……”这个故事有相同的开始,而编剧利用戏剧的表演,假设“人生如果会有如果”,给了这个故事三种发展。第一种,已经花甲之年的纺织厂女工莫桑晚(朱忆宁饰)和落魄老人马识途(张先衡饰)生活在那栋破旧的房子里。马识途在1976年去唐山出差,因为地震,他弄丢了公款,当他沮丧地回到上海,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妻子莫桑晚因为丈夫的锒铛入狱,放弃了学习,进纺织厂当了一个普通的纺织女工。一辈子忙忙碌碌,到最后退休在家,与晚年的马识途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回忆着过去,等待着这栋房子被拆迁……如果,当年的马时途在地震后消失了,那么心高气傲的青年莫桑晚便会在独身一人的情况下,抓住恢复高考的机会,改变人生轨迹,成为一位著作等身的社会学学者。她会把对马时途的一切情感和与他的回忆藏在心底,重新生活,然后嫁给了文广局副局长夏满天。刘禹锡的诗中有这样一句“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莫桑晚和夏满天,仿佛就是这样一对命定恋人。他们一个知书达理,温婉美好,一个能歌善舞,才华横溢。他们在一起过了四十年。到晚年时,他们在这个院子里,诉说一些生活乐趣:夏满天退休后,每天去公园散步,跳广场舞,再也不是那个拘谨的副局长;莫桑晚也开始每天去菜市场买菜,与小贩计较几毛钱的菜钱,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也不再是过去那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文艺少女……

如果这时,消失了四十年的马识途突然回来了呢?消失了四十年的马识途,真的就在此时突然回来了。编剧提供了这样一种“如果”。马识途回到了这栋房子,他走进了曾经与莫桑晚共同生活过的家,以前的回忆涌上心头。但当他看到莫桑晚的丈夫夏满天时,却导致了三个人的尴尬。人到晚年,身体抱恙的马识途向莫桑晚提出自己想在这老房子里住一段日子。当年地震的时候他没有死,因为弄丢了公款,深知自己难逃牢狱之灾,又不想连累莫桑晚,最终也没回上海。他给自己改了个新名字,叫“马新人”,意味着重新做人。但这四十年来,他一直都在默默收集有关莫桑晚的所有消息,在暗处默默关心着她。他说莫桑晚像是一个仙女,让他只能远观。起初,夏满天处处为难马识途,觉得他打扰了他与莫桑晚的晚年生活。但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马识途的诚恳和包容也逐渐打动了夏满天,两个退休的老头逐渐打成了一片,他们不再计较过去的事,就想安稳地走完一生。三个人之间的尴尬不知道在何时,早就烟消云散了……

人生有无数种可能,但发生过的故事终将不能改变,而话剧就是给与了这种能够改变历史的可能。在这场话剧的最后,背着吉他的歌手再次出场,他对全场的观众说:“其实,1976年,马识途根本没有去过唐山。”在场的观众们似乎都长叹了一口气,但又瞬间有些失落:嗨,那就不会有后面这一系列让人揪心的故事了;嗨,那就不再有莫桑晚和夏满天的故事了……看完这部话剧,笔者内心有些失落之感,不禁陷入沉思:人生总有遗憾,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力改变,当自己在历尽沧桑过后,风烛残年之时,回顾这一生,自己又能给为这段人生打多少分?这一生匆匆,真正能够留下的不多,个人的回忆和经历才是最珍贵的,无论生活是怎样,好坏与否,都是历练,都没有如果。

借着话剧的设想,我们仿佛也看到了自己未来选择的无数种可能,但《家客》的结局也在告诉我们,无论如何选择,都必须有所取舍,事情的结局都不一定尽善尽美,只要一生的决定不后悔,便足矣。

(作者:赵丹妮,浙江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民族音乐学专业研究生)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