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民间评戏(35)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10-30

编者按: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由文化和旅游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浙江省文化厅、绍兴市人民政府承办。受组委会委托,本届越剧节一剧一评暨研讨部分由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协办。

为进一步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促进文艺评论的健康有序发展,更好地推进当代越剧优秀剧目的创作,确保展演剧目的进一步提高、修改,除了组织省内外专家进行一剧一评外,还邀请部分戏迷朋友及观众代表以短评的形式,从不同角度、不同维度对剧目进行点评。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摘取部分评点观点专辑发布,以期作品进一步加工、提高。

所有民间评戏均只代表评论者观点,不代表浙江省评协的观点。

 

天下唯苍生耳

一出戏怎么样才能称得上好?现在说得最多的是“三精”,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从这个角度来评判新编历史传奇越剧《苍生》,基本上可以说达到了这个高度。以一个县区级越剧团的力量去演绎这么一个有深度和厚度的作品,是具有挑战和颠覆的,此次演出所带来的观感,堪称满足。

一、宏大主题在创新形式下的完美表现

这个戏的主角是钱鏐,初看可能会不觉得,因为杜子建和卉兰的戏份当中,钱鏐的这条故事线一直是作为外部影响的框架存在的,尤其是钱鏐为了自己西征能够顺利颁布不许兵士和女奴恋爱的禁令,更是杜子建和卉兰的噩梦。

但是仔细琢磨一下,却发现这恰恰是编剧匠心独具的之处。一个帝王所要面对问题,在中国古代最重要就是开疆拓土和民之安乐。“边庭血流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杜甫的《兵车行》深刻的道出了两者之间的矛盾。而在剧中,西征的起伏与杜子建、卉兰的爱情起伏两个空间看似独立存在,却全部落在了钱鏐的身上。他就像是一个天枰,需要在两者之间平衡,但恰恰在前期没有巧妙的平衡好这一点,这才导致了杜子建和卉兰的悲剧。失去了杜子建和卉兰,一直庇佑他获胜的祥云飘走了,西征也就成为了一场泡影,也正是在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了帝王之业始于天下苍生,苍生即天道。

而在另外一边,怀抱着杜子建和卉兰爱情结晶出逃的哑姑却是老姑娘涌出乳汁,滋润着这个刚刚降生的小生命,则彰显天道的仁慈之爱,对于生命的敬畏,从而使这个主题完整的升华。

这种形式的表现手段对于越剧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把握住了时代与个体之间的逻辑关系,在我们同情作为个体的杜子建和卉兰在时代环境下不断的挣扎、争取,想要寻求一份安乐的时候,同样也激发了对于时代制造者的思考,一个王者究竟是怎么样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

钱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射潮建塘。因为天道之爱,在于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爱。

二、传奇故事与历史精神的把握

传奇故事对于越剧创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类型,杭州越剧院曾经的几个越剧团在历史上都有各自经典的传奇故事保留剧目,尤其是富阳越剧艺术传习院的历史传奇越剧《金殿拒婚》和《富春令》,更是轰动一时,至今仍为年轻戏迷所钟爱。

但在当下的环境中,新编历史传奇剧目越来越少,争议也越来越多。常常有人难以分辨历史传奇、历史剧、历史之间的区别和内在关联。只认识历史事件,不提炼把握历史事件背后所蕴含的精神,过分的强调历史的再现、忽略戏剧的艺术性和其精神意图的表达。历史传奇剧和历史剧是两个完全不相同的概念,若简单的以历史为标准去衡量,哪怕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也会有一大批历史传奇剧不符合标准。。

以《苍生》为例,这个故事看似跟历史上的钱鏐、吴越国关系不大,唯一有联系的历史事件也只不过是钱鏐射潮这一节,但仔细追寻剧中所表达的主题却是跟历史上的钱鏐有着很高的契合度。

钱鏐作为吴越国的开创者,在军阀混战的唐末拥有着不一般的智慧,而他对于吴越国整个历史的影响莫过于兴修水利以及子孙的纳土归宋。

开平四年(公元910年),钱鏐念钱塘江两岸饱受潮水侵蚀,“目击平原沃野,尽成江水汪洋,虽值干戈扰攘之后,即兴筑塘修堤之举”,调集大量的民夫,开始修筑钱塘江大堤,从艮山门一直修到了六和塔,这对当时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而他不仅具有抵挡钱塘江大潮的作用,还能引水灌溉,使得沃野免受水患,百姓能够安居乐业。

他还设置了撩湖兵,专门用来疏浚西湖,这对后世的苏轼疏浚启发很大。

钱鏐做这两件事情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民之安乐,而他的行为更是影响了整个吴越国,直到最后的纳土归宋。苏轼评价其为“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四时嬉游歌鼓之声相闻,至于今不废,其有德于斯民甚厚。”朱国桢评价整个吴越国“民老死无他缠累,且完国归朝,不杀一人,则其功德大矣!”

编剧恰恰在历史中提炼出了钱鏐和吴越国的精神所在,才编写了这么一个故事,告诉我们钱鏐从一个开疆拓土的霸主到休养生息,与民安乐的明主是怎么样的一个转变过程。

在剧一开始,钱镏就表明了西征不是盲目出兵,既暂时对北方称臣,又看准了翕州刺史残暴不仁,民怨风起的时机,他是师出有名,占着人和。他同样失败在了人和当中,因为自己的部将的死,一番痛彻教训,这才让他悟出了《钱氏家训》,更是身体力行,为后世所称颂。

从这一点来看,求神不求形的越剧《苍生》完全是一部精彩的历史传奇作品。遗憾在于《钱氏家训》在于剧本中有所展示,在舞台上并没有出现。

三、县区级越剧团的生存之道

看完越剧《苍生》之后,非常感慨,一个县区级越剧团挑战这样一个高难度的戏,非常需要魄力和勇气,同时也在思考县区级剧团应该以什么样子的作品确立自己在越剧环境中的生存位置,上能参加戏剧在城市中的各种演出活动,下要能适应农村的演出环境。

与省市级剧团相比,县区级剧团在创作力量上就弱了一筹,而创作任务与演出任务的不同,似乎也决定了县区级越剧团作品的内容和形式。浙江曾经几乎是一县一个越剧团,至今大部分已经消失,杭州是保存比较完整的,富阳、桐庐、余杭三个县区级越剧团长期活跃在越剧舞台上,不时有佳作上演,难能可贵。

新编历史传奇剧目作为县区级越剧团创作方向是非常不错的一种选择,与省市级剧团去竞争时尚、带有深厚哲理性的剧目,县区级越剧团明显是短板,无论从演员还是从剧目保留上来说,都可能昙花一现,哪怕是省市两级剧团,在拥有一流的创作团队的情况下,也有一些剧目因为过分的脱离观众,难以进入越剧真正市场当中去。相反,新编传奇剧目以生活和历史为参照,在生活中提炼出的主题融入在曲折精彩的故事当中,游刃有余,只要把握好主题和故事,成功率要比其他类型的剧目高出很多。

《苍生》不同于富阳越剧艺术传习院以往所演绎的剧目,在主题和表现手段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新意,这对于演员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历史传奇剧需要在情景营造上有一定的历史感,已经可以看出她们在努力的完成所有需要表现的内容,也的确是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张爱娟在第七场中的表现,更是值得一提。钱鏐面对自己的失败和失意,反思过往,可以说是内心矛盾在最激烈的时刻,这一场层次鲜明丰富,情感激越,唱腔更是高亢,张爱娟把这些表现的淋漓尽致。

整个演出阵容整齐,中年演员成熟稳重,青年演员却是锋芒毕露,令人眼前一亮。冯轶辉的莫卉兰唱腔运用自如,身段柔美,扮相俊俏,一出现就聚焦了人的眼神。

朱佳飞的杜子建可以称得上帅气,作为一名90后越剧女小生,初登舞台不久就能有洒脱的身段,不塌不软,具有将军气度,十分难得。更难得的是扮相俊美,令人喜欢。(三疯子)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