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好歌传唱好家风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11-05


好歌传唱好家风

牟学农

歌曲《家风》由浙江省文化馆研究馆员毛光正联手中央电视台文艺部高级编辑邹友开共同作词,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刁玉泉和文化馆副研究馆员张全武作曲,作品将中华传统的家风融汇在的民族音调的乐风里,惠风和畅,春风化雨,对家风这一特定又普遍的社会风尚作了倾情的艺术诠释,体现了社会的责任感,充满着家庭的亲切感。

本文就歌曲《家风》选题创意、词曲创作与作品演绎方面作些浅析。

一、精准选题,为《家风》开掘成功之源

文艺作品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品的题材。题材而何而来?通常情况下有两种,一种是“命题”,如指令性、委约性的创作任务;另一种是“选题”,这就需要创作者在生活中及时发现亮点,使之成为创作的好主题了。一般而言,选题创作由于题材来自作者亲自的发现、发掘或创意,创作自由度较大,创作思维更广,因此也更容易出佳作。

显而易见,歌曲《家风》的选题是精准的、成功的。

作品以“家风”为切入点,用老百姓家喻户晓口口相传的治家格言阐明了中华民族的家庭风尚美德,情真意切地表达了“家风正,国风兴”的朴素道理,抒发了中华儿女的家国情怀,更引起作曲家的心灵共鸣,瞬间产生音乐联想的空间。

事实上,以“家风”为题的歌曲作品很多,但是我认为,在这些众多不乏大腕词曲家大牌歌唱家参与的同题材乃至同题目的歌曲作品中,浙版《家风》是有其与众不同的优势的。其原因除了创作于2013年时间最早先入为主外,更需提及的是该作品次年又在央视适时推出由当红歌手庞龙重新演绎的MV,并成功入选中国文联、中国音协2014年全国“中国梦”原创新歌征评(不分奖次)。在所有的家风题材歌曲中独领风骚!我想,这也是浙版《家风》被浙江音乐学院慧眼识珠,并得以成功获批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原因之一吧?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浙版《家风》的上述优势会淡化减弱,要争取作品获得更大更持续的社会效应,还需要在作品的继续加工和演绎环节运用创新的思维,为《家风》下一步的更大成功铺平道路,更上一层楼!

二、精心创作,为《家风》夯实成功之基

歌词是歌曲主题内容的直接呈示和音乐动机的形象提示。细读《家风》的歌词,不难发现,词中有不少都来自于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治家格言,如“勤劳土生金,节俭福临门”、“与人常为善,诚信千斤重”、“做人当有节,礼让路好行”等等,这些中华传统家庭文化沉淀,经过词作家精心提炼和词格重组,注入了音乐的律动感,强化了文学的可唱性,使之成为一首精致歌词作品中的主题精髓。

作为千家万户千百年来形成一种家庭的社会风尚文化,是如何升华为一首能在千家万户中传唱的声乐作品的?歌曲《家风》的从创意到创作到成品的过程,也许是值得我们研讨和借鉴的。因此,我在欣赏浙版歌曲《家风》的同时,也饶有兴趣地听了其他几个不同作者版本的《家风》歌词,以期找出其中的共同点。果然,几乎所有的同类歌词,都大量引用了民间的家风格言,并加以不同方式的发挥。俗话说“戏法人人会变,手法各有不同”,那么,浙版《家风》的词作者用什么独到之处才有可能胜出一筹呢?该《家风》歌词曾经五易其稿,词作者和项目组对作品的精益求精精神由此可见!我将这五种不同的歌词文本,从初稿到定稿一 一研读过后,方解其“变”法之精妙!粗一看,每一稿都写得很精彩;再细细析读,我渐渐发现,初、二、三稿中引用家风格言的成分明显居多,其中有一稿还引经据典地把诸如“大禹治水”“曹娥投江”……等10个古人忠孝节义诚信勤学的“家风故事”都写了进去,我很佩服词家驾轻就熟之笔把这些故事变成可以入乐的歌词!接着我又惊喜地从后来的几稿发现,像这样的“典故解读式”或“警句集萃式”词句一稿比一稿少,最后一个故事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同个根,一家亲,恰似杨柳舞春风”“一生缘,一世情,恰似春光门庭中”等等诗意盎然的美妙佳句,既亲切又贴切!如此一改一比,意境之升华显而易见。像这样的改动很多,这里限于篇幅不一 一列举。

不过,修改了这么多次,至始至终只有这一句每一稿都没有动——“一辈做给那一辈看,一辈讲给那一辈听”!这是一句非常朴素的大实话,更是一句非常直白的大道理!是的,每个不同的家庭可以有不同的家风,好家风包罗万象数不胜数,不可能在一首短短的歌中容纳,但却完全可能在一首歌里用这句歌词,提醒一辈一辈的家人们如何传承和弘扬家风。用家风规范着一辈一辈家庭成员的言行举止!

如果说《家风》的歌词看似平常口语却字字玑珠的话,那么《家风》的曲调也同样是听似平实却句句玉律。其旋律的音乐素材颇接地气:第一句56 56 1”乐汇来自凡是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大秧歌音调,当这句堪称中国汉族秧歌舞的标志性旋律,音调一出现,就仿佛给音乐作品打上了中国的标记。已故流行歌手高枫把就这句旋律一音不变地照搬过来用在他的《大中国》里一炮走红。而《家风》用的只有其中的前半句,但中国元素已明显崭露;当紧接着“32 32 1”的反向模进,再次落在主音“1”上后,作品的中国民族宫调式音乐风格便已定型了。作为“承”句的“一呀一生缘”重复“起”句顺理成章,不过在当“56 56 1”第二次出现后,旋律走向却并没有按原来“32 32 1”或模进“53 53 2”继续走下去,而是出乎意料地用连续三个四分音符“5 3 2”,紧接又第四拍弱起的“23”(“恰似”)改变了既定的音型设计,这看似不经意的改变非常巧妙,使音乐语言不落俗套,旋律更加充满动感,水到渠成地由“转”句顺畅进入歌曲高潮。

作品的高潮毫无疑问是在歌词“一辈做给那一辈看,一辈讲给那一辈听”处。而作为第二大乐段(也有称之为“副歌”,其实这不准确)开始,此句也正是歌词的高潮所在!作曲家不失时机地将这词曲珠联璧合恰到好处的高潮作了反复处理,渲染了气氛,凸显了歌曲《家风》具有的人文情怀!

三、精彩演绎,为《家风》铺展成功之路

《家风》词曲素材都源自民间,歌词通俗易懂,旋律简明易唱,既阳春白雪又下里巴人,适合群众业余演唱,也适合专业歌手舞台演出;演唱形式可独唱、齐唱、对唱,稍设计点声部即可重唱、合唱;对演唱对象也没有限制,各年龄段男女老少均可。众所周知,像这样演唱难度不高,适应性强、普及面广的歌曲作品,属群众歌曲。几十年前这类创作歌曲数量最多,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特别是近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群众歌曲在声乐作品中的占比越来越低,创作越来越少。有不少作曲者甚至不屑去写,认为群众歌曲太简单,技术含量太低。

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有经验的作曲家反而都感叹群众歌曲更难写!我作为一个写了几十年歌的老作者也颇有同感。

为什么看起来简单易唱技术含量不高的群众歌曲,反而会更难写呢?道理很简单,正是群众歌曲的简单易唱,要写出写出有特点有新意与众不同的作品,才甚至会让很多著名作曲家不敢问津,担心写不好影响自己名声!而《家风》作者却不在乎,写出了这样一首简练而新颖的群众歌曲,歌词看似不深奥,曲调听来不复杂,写作却相当讲究,颇见作者的成熟和功力。

正是《家风》适应性强、适应面广的特点,该歌曲如何演绎自然成了决策的重要环节。我听过作品在立项前的两个演唱录音版本,一个是庞龙独唱,获全国“中国梦”原创新歌征评奖的就是这个最早的版本;另一个版本是由女声组合。虽然都是通俗演唱,但由于演唱歌手和演唱方式的区别,两个版本各有特色,处理也各有千秋,在伴奏编配甚至歌曲旋律上都有差异。

在作品加工会上,各位专家和词曲作者热烈讨论各抒己见,在确定男声通俗独唱是《家风》的最后演绎定位前提下。对作品编曲也作了相应的增色调整,如加入弦乐器和女声伴唱等等。考虑到作品中国风浓郁音乐语言喜庆祥瑞的特色,适当增加了民族色彩乐器等等。

精准选题、精心创作、精彩演绎,这是把《家风》打造成一首高水准、高质量的艺术精品的三个重要环节。衷心祝愿歌曲《家风》环环出彩,走向成功!牟学农:作曲家、词作家、乐评人、研究馆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