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四季流转,明日春天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1-04

 四季流转,明日春天

 偏北影评社 


2019年1月4日,《四个春天》上映。2018年12月31日,我们做了一次点映,我们亲身感受到了电影的温暖和真情。

    再多的话难以复制电影带给观众的体验,再多的分析难以超越电影本身的魅力,再多华丽的与高深的词句都无法成为一部电影合适的形容。

    我们征集了一些或长或短的“感受”,只是为了告诉你这部电影值得一看。


《四个春天》更像是一部私人的日常家庭录像。这场“回忆录”带着私人化、情绪化的“表演”真实地将一个家庭气息呈现出来,而这种家庭氛是美好的。尽管,富有文化的父亲和体贴入微的母亲不是每个家庭都拥有的,但他们的人设却是理想化和大家渴望的。也正是这种美好与岁月带来的物是人非形成冲击,才能如此引起观众的共鸣和感慨这种平凡情感里蕴含的真挚。影片值得一说的还有导演特意的摄影构图、意象与进一步补充人物情感的空镜头,空镜头增添了农村小镇的朦胧诗意,与父亲这一诗意人物所处的环境形成参照。其摄影构图充满中国家庭的原生魅力。燕子、环形金鱼池的意向,也代表了一个又一个春天里时间的轮回与生命的变化。——黄惠玉

私人影像总是以隐秘而动人的姿态呈现,在《四个春天》里,时间带来了生命流转的一切,陆庆屹把家庭拍的柔软而真挚,从第一个春天里父母展现出乐观积极的态度,到后来家庭的变故,带来了生活的不幸,不经意间,时间构成了一段家庭史,那些质朴的生活细节,或许早已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缩影。 ——相米

《四个春天》是一部朴实的电影,它聚焦于四年里父母春节前后的生活,润物细无声般记录了了陆导家人生动鲜活的形象。以长姐的葬礼作为影片中点,给予观众真挚的刺痛体验,较为完整地显现了一个家庭关于“爱”的体验,关于感情的丰沛。摄影成了这个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影片中的父亲母亲就如歌中所唱“在我心灵深处,开着一朵玫瑰,但愿你天长地久,永远伴我相随”,回望各自过去的影像,带给观众的就如春天般温暖。——LQ

有时候我们在思考,电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给出自己答案的问题。我们欣赏电影,感受的是那些打动我们的生活,体会的是那些令人着迷的瞬间和细节。《四个春天》就是这样一部拥有着可以打动人的力量的电影,电影的质朴与可信的魅力再次出现在大银幕上。——Berger

《四个春天》:简单讲述家庭生活的片子,在朴素的生活中寻找一种诗意。作为一个家庭成员的角度去旁观和拍摄13年到16年四个春天,于是观看者就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产生强烈的参与感。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家庭,叙述上比较简洁,但只是一部私人影像。 ——张家琪

《四个春天》从2012-2016,记录了导演活泼可爱的父母,日常的休闲活动,也有生死无常。其实很触动人。父亲和母亲会有打趣,会各忙各的,在春天来临时候忙活,看着柳条摇曳开心。也在女儿离世时,突然苍老,在生活中保留她的印记,把视频翻来覆去观看。这可能是纪录片的一个意义,保留。把曾经吉光片羽的时段保留。姐姐离世的那段整个人泣不成声,脑海里想明明前两年还好好的,可是现实生活中没有明明的,生活还要继续。父母们还是在那一方庭院,栽花,唱歌,上山,看着季节天时和日子,过好自己也顾好家人。想说点什么,羡慕老来感情依旧深厚,羡慕二人志趣相投互相关照,羡慕那一方小庭院的闲憩生活。也反问自己,父母在家是什么样呢,依旧在奔波着。可能外公外婆与其更相像,外婆每天都跟外公拌嘴打趣,不是骂他懒就是骂不回家,可该吃饭的点外婆还是拿着手机催,催到家数落几句又就着邻里八卦和抗日神剧乐呵呵聊天。乡下的大房子,在没到假日回家时,前面好几个屋都没人,客厅和后屋是他们的活动场所,也牵挂着家人的电话。天气好修菜园,下雨了就睡睡觉打牌。老来期盼什么呢,期盼儿女们回来热闹热闹,片中父母在过年一家团聚时也喜欢说“闹热”。离家越远,有些碎片留的越深,看着陆父把以前的视频记录放出来的时候也会想,在我们家还没建大房子的时候也这么热闹,但只是在脑海里记得,也会有抱憾吧,有人离开了便见不着了。四个春天过的很快,不过是一年又一年的农忙,休憩,是老一辈二十四节气转换中的驶进。可我们要记得回头望望他,望望被消解的童年,和值得被纪念的团聚时刻。他们走的慢,等的久,我们记得回家。——陈洁

干净清澈是我看到《四个春天》的第一印象,镜头下的乡村处处充满了人味,一只只燕儿回巢,一个个儿女归来,温暖就融在画面的每一处。——胡玉寒

没有太多的技巧,镜头背后是与父母平实的日常交流。直面人的生死,直击家的离散,这就足以让人落泪。不敢说是多么一部崇高、详实的纪录片,但踏踏实实的一个个图像、影像、片段,乃至这一个个春天,都在一步步不停歇的锤击着我们的心灵,产生爱无界的共振。 ——胡浩洋

《四个春天》讲述的是一个有摄影意识的家庭(一家五口人,父亲是老师,大姐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哥哥和弟弟都从事影像相关工作,爸爸妈妈经常制作小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电影里也出现一家人共同参与的短片呈现,这就给影像注入一个复杂的现象,也就是这一家人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讲,都是影像制作者,这家人虽然生活在农村,但是他们有充分的自觉,并不存在羊说的“殖民视角”相应的观念)。影像记录了弟弟由于在外上大学,寒假回家记录的四个春假的过程。 而作为完全拥有摄影意识的家庭来说,影像的前三分之一完全呈现了一家人在摄影机前的“表演”,这里“表演”加个双引,首先是因为这家父母都多才多艺,所以经常以文艺的角度体现恩爱,再者,这家人强烈的摄影意识,导致他们都会配合摄影机“表演”,而这种表演实际上已经否定了历史性真实(艺术的真实另当别论),父母在贵州乡下,面对摄影机经常唱歌,喝交杯酒,还形式化父母相互理发(妈妈透露已经20年没给爸爸理发了),父母有意识调整角度配合摄影机调度,还有,在爬山的时候,父亲有意介绍山里的情况使用了普通话(在整个电影里基本都是贵州话)。这三分之一的时刻,其实我看得挺不舒服的,也就是我能清晰感受到表面的恩爱和感情下,存在表演的成分。但是随着一场意外这一切改变了,在第三个春天,姐姐忽然因得癌症死了,那一刻开始,我注意到影像里所有成分都变成绝对的悲伤,甚至摄影者(弟弟),影像里都有悲伤的成分,甚至直接记录了葬礼,包括贵州本地葬礼的仪式,这里像一个刺点,我感觉我直接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质疑的真实,那种场面完全不容质疑,于是我也深深被感染了。接下来,影像里大部分呈现的都是对姐姐的怀念,父母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导致的对死亡的忧心,以及父母仪式化的,吃饭的时候留一双碗筷,哥哥弟弟回家或者出门都祭拜姐姐,我发现 ,在影像的这种时刻  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一种“抽象化”的仪式环节,观众可以清晰感受到大量的仪式行为。如果说仪式是死亡与生存的缓冲地带,而认为影像在这种时刻,发生了完完全全的抽象化。因为仪式就像化妆一样,是一种装饰。可是当影像直接指向了这种装饰的时候  我发现抽象本身仿佛更真实了。影像把这种悲伤转移给了仪式,甚至导演很有意识得不不忍心看的画面转移给了空镜头(往往是流动性影像)。我认为抽象化的仪式仿佛完全替代了真实,而且达到了一种看似虚构的真实,可是这种感情有是那么强烈。 也就是说,通过影片的三个跨度,我发现影片实际上呈现了一种抽象递进关系,但是有刺点,以至于抽象取代了真实。达到一种完全的艺术的真实(但实际上也是建立在历史性真实之上)。所以我认为这本电影实际上进入一种巧合。而这种巧合,它可以作为一种影像经验。可以去发展。总结起来,影像具备了三层递进关系:1.表演性和真实性混杂阶段  2.死亡及葬礼的绝对真实(刺点)3.死亡的缓冲地带,仪式的抽象化 ;而仪式的抽象化本身,实际上替代了真实,进入一种艺术的真实。而这种艺术的真实,实际上是和历史性真实水乳交融的。  ——辉叔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