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从《不成问题的问题》浅析“新文人电影”的经典性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1-09


原创: LQ 偏北影评社 4天前

动物农场—人物农场:一卷四十年代的风俗画

——从《不成问题的问题》浅析“新文人电影”的经典性



作者: LQ 偏北影评社

由梅峰所导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改编于老舍的同名短篇小说。熟知老舍的都能略举一二老先生有关北京的写作二三事,《不成问题的问题》特别之处在于老舍选地于重庆,展开了一个有关于僻静农场经营权的风俗画。该电影叙事恪守原作的格局和脉络,更为极致地则是用三幕剧形式一一揭开出场人物—丁务源、秦妙斋、尤大兴。在黑白影像和镜头调度上,有意回味着上世纪“文人电影”的曲调,同时映衬着整个叙事架构—由三幕戏、三个人构成的世俗寓言。

根据热奈特《叙事话语》中的“聚焦”原则,《不成问题的问题》体现的是叙述者基本等同于人物,即“内聚焦”原则。由丁务源出场,观众所能获知的时空是农场、老爷和太太们的生活场所,与此应对的人物关系是他与老爷、太太以及下属。仅从丁务源这一个人物视点,观众可得知的人物形象是得体、大方、周到,与此对应的是四平八稳的构图和运镜,以及中远景和空镜运用所带来的疏离感。秦妙斋的出现在第二幕,时空以此扩展为秦妙斋所在的农场、老爷和太太们的生活场所、画展,而主要人物关系则变成秦妙斋和丁务源、秦妙斋与佟小姐、丁务源与老爷、太太及下属。观众所得知的人物形象也变成了乐于忽悠、高谈阔论的秦妙斋和不急不缓、八面玲珑的丁务源,与此对应的则是对秦妙斋倾斜构图和晃动镜头。再至第三幕,尤大兴的出场使得人物关系更为复杂,人物形象更为丰满,例如真才实干型的尤大兴和敷衍周旋型的丁务源的境遇对比,人物命运的转折则在这明暗对比强烈的光影之中完成。综上来看,整部电影的叙事是随着人物视点的逐一添增而不断形成人物关系和戏剧冲突,完善着整个影像的层次性和表现空间。

此外,和原作最为不同的是上文所说的老爷和太太们的生活空间,以及与此裹挟的新女性角色电影的叙事在小说叙事的基础上,需要扩充一个小说未展示的空间,即为了真实性和丰富性的需要。但与此同时,在永在的影片空间中又包含着被表现的空间和未展示的空间,这个“未展示的空间”即文人笔法下的“白描”。回归到电影中,丁务源在尤大兴来了之后去了趟重庆,之后湿淋淋、一脸落魄的回到农场。丁务源去重庆做了什么?这就是电影叙事中所需的、留给观众遐想的遗留未现空间。这段未表现的情节成了“打倒尤大兴”至关重要的一步—即丁务源在人情功夫之后向秦妙斋煽风点火,造成了秦妙斋赶走尤大兴又自吃苦果,这形成了叙事中的一个逻辑情节。据拉费所说“世界从不讲述自己,电影的叙事依靠一种属于话语的范畴的情节逻辑”,这般话语的来源即创作者对“电影感”的有意设置。与原作还略有不同的是删改了一些人物的极端性格情节,诸如删除丁务源安插亲戚等段落,以及添增尤大兴干实事中的“木讷”。这以此形成的不再是过于扁平化的典型人物,丁务源更倾向于“无为而治”的圆滑世俗之人,尤大兴则更像是雷厉风行的个人实验派,秦妙斋承担着“流氓艺术家”的角色,好心但愚蠢的尤太太则在一旁为丈夫的失败推波助澜。这便构成了一种典型的政治模型,加之演员表演的统一,则构成“电影感“的统一。《不成问题的问题》的电影最后落尾在人去屋空,小说则是三人晒太阳;小说的本意回归生活,电影则要完成其写意的统一性,由始终贯穿的空镜头表达一份惆怅,就像《小城之春》里的那堵城墙,都是文人电影中遵循的章法—象征表意。


文人电影中常有一个类似于小说中的“中心”,这往往是用核心人物作出立意。《不成问题的问题》无论是原作还是在电影中,“丁务源”都是“核心人物”。老舍在构建丁务源一人物时是带着讽刺的语调,去描述加组接这样一个人,是如何掩饰着一颗贪财、虚伪的心去获利的,以表达作者的人文关怀和警醒。梅峰在这个人物上稍稍做了减法,从开篇第一个镜头下的丁务源一角,在范伟的饰演下,细腻且精道,人物动机暂且不明,添了几分世俗常人的模样。“一场风波过后,一切回归平静”,丁主任又继续走上他春风得意的人生。在这点设置上,从精神分析学层面而言,丁主任表面的顾盼多姿,更指示于荣格的“人格面具”,其作为符号指示于一种味了适应或个人便利而存在着的功能情节,也被称为“社会圆型”,具有相当程度的虚假性,但又有其积极意义。对比之下,尤大兴更像一个学业有成的理想主义者,最后面对的是仓皇不堪的现实。这是梅峰作为电影作者创作中的符号化叙写,进而阐释的延伸意义,在与小说对话关系中,用创造的叙事和视听美学给出当代意义,也是知识分子用个人的社会性观察在戏剧性本身上做蔓延的枝藤,留下更多开放性的生长空间。

在美学表达上,视听是极为重要的媒介,也是电影有别于其它艺术的关键因素。古往今来,作者性极强的导演都有意地形成自我的美学风格。梅峰也是如此,他用《不成问题的问题》这部导演处女作表现着极简主义的黑白影像,还原着上世纪的山与云,水与木屋,朦胧美感中体现着写意传统。更为特别的是,在运镜上,为追求上世纪的“古典”质感,在长镜头的调度上,还原了一种极为矜贵的“钝”感,这和他有意构建的整个影像世界又相吻合。在封闭空间内,带着强烈的荒诞寓言,这种“钝”倒是“炖”成了一壶新酒,馈赠于新观众醍醐灌顶般的体验,画面则是陈旧的酒瓶子,前后两个时代的“文人”借此有了一场跨时空对话。


老舍在原著中有一段话:“向上的路是极难走的。理智上的崇高的决定,往往被一点点肤浅的低卑的感情所破坏。”六七十年前,家国动乱,小人物的命运如何选择都夹杂着一份无可奈何,而如今河清海晏,每个人去选择如何活着,这就是梅峰以文人担当,用其社会性观察和戏剧性表达下供给我们的一组风俗画。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