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
0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110)关于电视“假唱”及相关文化现象的思考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10-07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110)关于电视“假唱”及相关文化现象的思考

 郭克俭 爱乐评 6天前

 

 

楔  子

 

“假唱”是指演唱者手拿话筒,跟着李先录制好的录音对口型,造成一种正在歌唱的假相,有人称之为“声音口型配合术”,笔者觉得颇为准确。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由于“假唱经验”不足和录音设备落后等缘故,致使一些歌手的“假唱”,因歌唱动作未停,听众还沉浸在音乐的美感中,音箱里的掌声却震耳欲聋般地响起而露出了“假唱”的马脚,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在观众的强烈抗议和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假唱”者被迫在相关媒体公开道歉,才算平息“假唱风波”。

 

随着数码设备的广泛使用和电视“假唱”的合法化,致使电视节目中的某些音乐板块成为“假唱”者的主要栖身之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电视“假唱”,已逐渐异化成为了腐蚀中国歌坛的艺术公害。

 

2002年春节晚会歌舞类节目“真唱”之后,所暴露出来的诸多声乐艺术方面的问题,着实让人吃惊不小!一些出镜率颇高的所谓“著名”歌手,因长期“假唱”,甚至染上害怕“真唱”的瘤疾;更有甚者,一些刚刚迈出校门的年轻歌手,也因“假唱”而不思进取,致使歌唱水平严重下降。

 

 

 

“货真价实”是公众消费购物最重要并且是最基本的前提之一,听、观众欣赏演员的真人真唱本是天经地义的常理常情,可如今这一台“真唱”的歌舞晚会,却飙升到了令音乐学家都由衷欢呼的高位;从另一个侧面来思考,如此尴尬情形,也着实是当下中国声乐之大悲哀耶!

 

似乎难以考证哪位歌唱者是“假唱”的始作俑者。我曾目睹愤怒的观众集体抗议舞台“假唱”者之壮观场景,因为他们是上帝,是花钱的精神消费(欣赏)者,却未闻荧屏观众集体声讨电视“假唱”者,因为从表面上看他们是免费的精神消费者,但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事实上,他们并未免费,比如卫星闭路电视所缴纳的费用、受电视晚会广告影响所购物品等,只是他们善良的电视观众并未觉醒而已。由于此种因由,荧屏“假唱”便顺理成章地合法化了。久而久之,电视观众也就接受了屏幕“假唱”这一现实,虽然其间也不时能够听到一些音乐家的打假呼声,但均因势单力薄而显得人微言轻。你高喊“打假”,他却我行我素,而电视导演们却推崇备至,他们对此的回答则是“为了电视声乐艺术完美的需要”——多么合理的托词,多么合情的解释,多么完美的谎言!由此,我们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电视成就了“假唱”。

 

荧屏上,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镜头一:一位告别舞台近二十年的民族声乐歌唱家,电视却又还原了她青春甜美、亮丽迷人的歌喉。

镜头二:一位试图以清唱证明自己演唱实力的老歌唱家,其清唱的歌声实在不敢恭维,但其在另一个音乐栏目里的歌唱表现,却着实让包括许多专业音乐工作者在内的观、听者们吃惊不小,人们仿佛又看到了他青春年少、歌声燎亮、高亢奔放、激情澎湃的当年。

 

面对如此非正常现象,不禁顿生疑窦,是“假唱”吧?如果不是“假唱”,为何退出歌坛数载的老人还能再现昔日的辉煌?如果不是“假唱”,为何清唱的艺术水准发挥得如此失常?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

舞台是检验歌者(包括歌手、歌星、歌唱家)实力的试金石,电视是滥竿充数者的艺术福地和生存天堂。

 

 

 

虽然“假唱”的始作俑者无从考证,但电视使“假唱”合法化已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求得所谓完美的视听效果,电视导演们一般都拒绝“真唱”,一些坚持“真唱”的歌唱家也会被电视导演强大威势逼得无可奈何,被迫跳入电视导演安排的“假唱”圈套。1997年金秋,第六届全国民族声乐研讨会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其间就讨论过声乐打假的问题,声乐教育家王秉锐教授、石惟正教授因深恶痛绝于“假唱”,而对此提出了尖锐的批评;男高音歌唱家吴雁泽先生更是以现身说法,强烈呼吁声乐必须打假。刚刚参加第五届中国艺术节闭幕式演出赶来参会的吴先生,就对电视导演强行要求自己“假唱”歌曲《船工号子》的做法,表示强烈的愤慨和孤独的无奈!

 

由于电视“假唱”的合法化,致使电视“假唱”愈演愈烈,从拼接美化歌喉、挪用鼎盛时期的音响,发展到假借他(她)者的歌声……以至于,我们看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歌坛怪现象:“电视造假的本领越来越强,电视‘假唱’的胆量越来越大。”

终于,一些歌手失去了理智、迷失了方向,由于时间、精力重心的转移,致使他们的歌唱技能和艺术水平严重下降。有的演员刚刚毕业,本来声音条件相当不错,具有较好的歌唱能力,可是自从他(她)们得到“假唱”的好处以后,自以为找到了通往声乐艺术高峰的捷径,便“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从此不思进取,懒于练唱。有人甚至专门从事声音与口型的配合练习,其功力几乎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他们却丝毫没有愧疚之意。试想,一个谙熟“假唱”配合口型术、长期不知真唱为何物的“假唱家”,一俟真唱,何以能够进入状态呢?!

 

 

 

凭个人记忆,近十年的央视春节晚会,歌舞类节目至少有三次采用“真唱”。虽然观众对每次电视“真唱”都是报以厚望和期待,但总有歌手马失前蹄、洋相迭出,致使歌舞类节目质量大打折扣。

 

1995年,以公开选拔的形式评选出当年春节晚会的几首新歌,从现场演唱的效果看,或许是音响设备的缘故,歌手的声音普遍不够纯净,但显明的问题并不太多,仅是一些小的瑕疵,但却动摇了导演采用“真唱”的信心。

 

事隔4年,1999年的央视春节晚会又一次采用“真唱”,问题最大的可能就是歌曲《说句心里话》的演唱,这首老百姓非常熟悉且又特别喜爱的抒情军歌,由两位男高音歌唱家联袂演唱,本来观众对他们的期望值很高,但其中一位因过于激动而冒调不少。这种不应该的失误,其负面影响确实很大。

 

200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再一次大胆推出“真唱”,这一举措,充分显示了年轻的春节晚会导演勇于打假的决心。但是否每位歌手均是真唱,网上却有不同的说法,某真唱歌手就指名道姓地披露某获奖歌手为“假唱”。笔者认为,此事非同一般,应该认真调查。如果这一事实成立,建议“央视”应该像体育比赛收回服用“违禁药物”选手的奖牌一样,收回该“假唱”歌手所得的奖牌,并给予一定时间的央视“禁唱”的处罚。因为“假唱”也如服用“禁药”,违背了艺术道德,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如果此事实不成立,应该予以澄清,杜绝另一种不正之风的滋生。

 

2002年春节晚会因真唱而出现的诸如明星歌手走音跑调、音色干枯、气息不畅、位置不够高、演唱不从容等艺术质量问题之多,所涉及人员的数量之广,是前两次“真唱”春节晚会所无法比拟的。人们不禁要问,歌手们(特别是民族和通俗歌手)怎么啦?为何突然间不会唱歌了?如此非正常现象对音乐界的震惊是相当巨大的,为何会发生如此尴尬之窘状?这一窘状暴露了什么问题?有学者认为是当前声乐教学质量和业务水准等方面的问题,但笔者则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若果真仅是声乐教学的问题,那解决起来则并不十分困难。

 

试想,一个离开校门十数年的学生,其演唱水平的单难高低与老师的关系究竟还有多大,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春节晚会的“真唱”质量下降所折射的,恰恰是诸多声乐教学以外的、市场经济体制下的音乐社会学的问题,比如艺风问题、名利问题、心态问题和价值取向等问题;但罪魁祸首归根结蒂,非“假唱”莫属。

 

 

 

不管今年春节晚会的导演们是出于何种目的而要求演员“真唱”,论题所限,暂且不论。但这种举措的社会学意义还是十分显明的,由此而给音乐人的思考是非常深沉的。至少,许多“著名”歌手演唱水平严重下滑的事实告诉我们: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不仅给“假唱家”们敲响了警钟,同时也给声乐界乃至音乐界、艺术界一个最深沉的思索。难道你们对“假唱”就无能为力了吗?你们尽到一个音乐家的打假的责任了吗?目睹“假唱”的危害,音乐家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假唱”是腐败,一种腐蚀歌坛、败坏乐风的“文化腐败”!

 

 

 

结语

 

在本文行将完稿之际,却惊奇地发现“假唱”似有向舞台蔓延之势,因此,笔者觉得有必要再说几句。第26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暨第三届全国歌剧(音乐剧)观摩演出于2002年8月成功举行,笔者有幸观摩了全部8台由文化部选拔的,近几年创作的歌剧(音乐剧)新剧目的演出,8台剧目艺术水准基本上反映了我国目前歌剧(音乐剧)舞台艺术创作的总体状貌。毫无疑问,成绩是可喜可贺,但欣喜之余,仍有遗憾,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却是,某些剧目的现场表演竟然采用了“假唱”,面对堂而皇之地登上国家级的观摩演出舞台的“假唱”,正直的艺术家们被激怒了,音乐学教授居其宏、作曲家王祖皆、《人民音乐》资深编辑于庆新副主编等均对这种不良现象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试想,处在艺术心态普遍浮躁、文化消费崇尚快餐的转型期,在歌剧(音乐剧)生产跌入低谷、演出市场极不景气的情况下,如果歌剧(音乐剧)最引以为自豪的表演者原声真唱的原汁原味这个最大的亮点,也被毫不吝惜地自我吞噬的话,那我们的歌剧(音乐剧)事业还何以为继?谈何繁荣、发展和振兴?衷心期望主管领导高度重视并严肃对待这种非正常现象,严把艺术质量关,严禁假唱,对“假唱者”严惩不贷,纯洁我国歌剧(音乐剧)舞台!

 

 

原载于《人民音乐》2003年第l期总第4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