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资讯>文艺动态
0
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 | 章益清:一位多味花旦的“变身记”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04-07

2020年,省文联创新推出“浙江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以壮大我省文艺领军人物队伍。该计划涵盖美术、书法、戏剧、曲艺、民间工艺等5个位列全国第一方阵的艺术门类,其中戏剧界包括由15名具有精深造诣、德艺双馨的艺术大家所组成的导师团,以及10名具有较高艺术造诣且具有一定声誉的艺术家组成的孵化对象。

“浙江文艺”公众号特推出“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专栏,对名家孵化对象予以深度报道和集中展示。本期将带您走近国家一级演员,越剧吕派花旦章益清,看她如何在不同角色中切换自如,为观众带来无限惊喜……

 

章益清

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后台,常能见到这样一位独特的演员——任四下忙碌嘈杂欢声笑语,她却丝毫不为所动,端坐镜前,默默化妆,俨然一位孤傲的女王。

许多人可能会认为,这位演员是位高冷之人。殊不知,这个略带冷酷的印象,竟是这位“百变精灵”的变身之一。

其实,她是一个耐品读、有个性、有韧劲儿的人,也是位拥有独特表演风格和舞台魅力的演员。

她就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国家一级演员、越剧吕派花旦章益清。

花旦“变身”  双重惊喜

似乎自从艺之初起,便注定了章益清“不按套路出牌”的特质。

11岁时,她本以扬琴专业报考绍兴艺校乐队,却因机缘巧合以演员的身份被录取。乐手“变身”演员,迥异的艺术方向,却为她的越剧之路带来了双重“惊喜”。

 

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饰祝英台

第一重“惊喜”,在于向来倡导文武并重的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练就了章益清过硬的武功基础,予以她长远的回报。

2000年,她以毯子功见长的越剧折子戏《窦娥冤·斩娥》参加浙江省越剧青年大奖赛总决赛,凭小翻、倒扎虎、倒提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获当届“十佳”越剧青年演员称号。

 

在《窦娥冤·斩娥》中饰窦娥

2001年,章益清离开绍百,成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花旦演员。

如果说,十年绍百的磨炼赋予了她戏曲程式充分的外化表达,浙百则是她艺术生涯中的又一次“变身”,为她打开追寻人物内心情感的新世界。

2006年,在舞台实践和生活积淀的长期浸润下,章益清的《斩娥》在爆发中又有收敛,在刚烈中又显柔情,最后,红白两条长水袖如血流般喷射而出。那年,她夺得了“越女争锋”越剧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金奖。

 

在《窦娥冤·斩娥》中饰窦娥

第二重“惊喜”,即扎实的音乐素养和敏锐的音乐洞察力,这为她的舞台生命带来无尽滋养。

“音乐精灵”一词,是对章益清音乐禀赋的绝佳概括。音乐不仅融入她的每一个细胞,也融入她的每一次舞台表演中。

除了扬琴,她还将古琴和古筝学成在身,闲暇时间常常于音乐中追寻灵感。她深谙音乐语言的精妙,随着不同音乐的风格走入不同人物的世界。

在《戏码头》栏目中表演《陆游与唐琬·小红楼》一折

在越剧《陆游与唐琬》的《小红楼》一折中,唐琬在古琴中寄托对陆游的依恋,二人在琴声中互诉衷肠。

其实,对章益清来说,古琴的音色与触感早已深入骨髓。在琴声与唱腔的相互映衬下,她得以真切地沉浸于唐琬的内心世界。

 

在《春琴传》中饰春琴

在越剧《春琴传》中,章益清饰演的盲女春琴与男仆佐助因三弦琴成为师生,又用三弦琴相互表达爱意。

三弦琴,是贯穿全剧的重要元素。她以细腻的演奏,驾轻就熟地演绎了这位盲女的畸恋。

在章益清的舞台上,琴声与角色浑然一体,角色与饰演者亦身心相通。

以情带声  情境交融

章益清的唱腔音色清丽、细腻、多情,又略带沙哑,极具辨识度。她尤其善用越剧花旦不同流派的唱腔特点修饰人物,自成一格。

茅威涛曾这样评价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音质优美,韵味淳厚。”

 

在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饰祝英台

章益清师承吕派,却不拘泥于此。她始终遵循“以情带声”的演唱原则,以最贴合人物和情境的方式处理唱腔。

2009年,电影新版《梁祝》启动拍摄。章益清临危受命,与茅威涛搭档,曾经的小书生完美“变身”祝英台。

 

 

在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饰祝英台

祝英台本是傅派唱腔,而章益清根据自己的声线和韵腔特点,将很多唱段进行创新性修饰,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傅腔吕唱”。

于是,一个既有傅派的多情激越,又有吕派的多彩花俏,灵动端庄中展现不同侧面女性美的祝英台就此留在了观众心中。

 

 

 

章益清说:“我曾饰演过为了爱情痛苦一生的唐琬,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陈妙常,为了爱情生死相随的祝英台,而春琴却是完全颠覆的。”

2005年,属于章益清的“春琴”时代到来了。

现代越剧《春琴传》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谷崎润一郎的代表作《春琴抄》,是个充满日本文化病态美的虐恋故事。

跨越文化,跨越时空,跨越审美习惯,跨越戏曲程式,这不仅是章益清的一次大“变身”,也是越剧舞台的一次“变身”工程。

 

 

在《春琴传》中饰春琴

她说:“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几乎没有传统程式的表演,然而一个侧身、一个低眉都成了舞台表演的符号,甚至连跪膝和转身的力量都成了一种语言表达和情感信息的传递。”

为了演好盲女春琴,除了文化学习、揣摩人物心理、严苛跪训,章益清还必须体会盲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将最真实的体验转化为戏曲舞台的呈现方式。

 

 

《春琴传》排练现场

在《授艺》一折中,春琴对佐助用极端的施虐来满足自身的愉悦,同时传递自己隐秘而强烈的情爱。

为此,章益清练习屏息凝神,强迫自己一分钟只眨三次眼,以保证这种近乎于扭曲的情境氛围不受任何微小因素的干扰,将最为极致的情感状态呈现给观众。

以下视频来源于中国戏剧杂志↓

如今,《春琴传》不仅已成为浙百常演不衰的经典作品,也见证了章益清的又一次华丽“变身”,更印证了春琴在剧中的一句台词:“要想在艺术上精益求精,入骨之痛,也要咬牙忍受才是。”

2007年,章益清凭《春琴传》荣获第1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新人主角奖”、浙江省第10届戏剧界“优秀表演奖”、文化部第12届文华表演奖。

春华秋实  逐梦未来

近年来,章益清同黄金搭档蔡浙飞多次参加《戏码头》等电视节目录制,积累了一大批粉丝。

她在新媒体平台搞怪“变身”,发布带有越剧元素的创意短视频,与粉丝们分享“不疯魔、不成活”的生活方式,影响更多年轻人“圈粉”越剧艺术;她又时常“变身”社会公众人物参与公益活动,2008年参加汶川地震后的“课桌行动”爱心义演,2009年赴台湾参加“两岸心手相连88赈灾义演”等。

 

参加湖北卫视《戏码头》栏目录制

2020年,她入选浙江省舞台艺术“1111”人才计划培养对象,以及首批浙江省宣传思想文化青年英才人选,并为抗疫一线医护人员创作演唱抗疫越歌《一旦今生》,在武汉电视台与浙江电视台影视娱乐频道滚动播出,为抗击疫情贡献艺术力量。

 

在《红玉》中饰梁红玉

对于章益清而言,“变身”的历程还远未结束,时常是出其不意,又总令人充满期待。

2021年2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首部“战争戏”——新版越剧《红玉》投入彩排,梁红玉与韩世忠这对抗金英雄的饰演者正是章益清和老搭档蔡浙飞。

对于章益清来说,这次的“变身”更具挑战性。她必须摆脱以往熟悉的“仕女图”形象,既要摸索出一条属于巾帼英雄的全新“戏路”,又要完美演绎越剧舞台上罕见的“金山战鼓”,在现场高难度的击鼓中实现情感爆发。

 

在《红玉》中饰梁红玉

她曾说:“每一次春华秋实,都是一次梦想的未来。”尽管每天练鼓把手指打得淤青肿痛,但她仍“过瘾”地体验着“变身”的过程。

随着“红玉”的鼓点,她看到了自己尚未释放出的强大能量,也看到了浙百的责任担当,更领悟到了越剧艺术可以承载的分量。

 

章益清

章益清是一个可以用多重方式打开的人。她就如一块令人尝不透的巧克力,有无穷多的味道。无论你尝到的是哪一块,她总可以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和快乐的能量。

这位百变花旦的“变身记”不会停,而观众也不希望她停下来。

因为,越剧舞台有这样一位“百变精灵”,才能充满惊喜和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