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戏剧>协会资讯>协会动态
0
教我学会微笑面对人生的人 ------痛悼著名婺剧表演艺术家,我的恩师周越桂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03-23

周子清和周越桂老师(右)北京合影

韩愈《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授我以技之人         

周越桂老师是我艺术人生当中授我以技之人,扶我上战马的导师。

1981年4月,我考进了金华地区婺剧培训班。周越桂老师主教我们这批学员身段,指法,水袖,扇子,念白,唱腔课。

记得一开始学唱腔时,《三请梨花·洞房》里面薛丁山的一句唱词:“排花烛洞房逢佳期”,我竟然学了一个礼拜。因为我是浦江人,乡音难改,一开腔,就是浓重的浦江口音。而那个时候,我刚好处在变嗓期,不管是念白还是唱腔,连我自己都觉得很难听。同学们时常嘲笑我,拿我的浦江腔开玩笑。周老师一边严肃地制止同学们对我的嘲笑,一边耐心地纠正我每一个字的发音。

按照招生简章,婺训班新进学员如果在六个月里面基本业务不过关,是要被退学的。而嗓子和唱腔是最重要的环节。正当我一筹莫展万分担忧的时候,周老师主动向我伸出了援手。其实,作为一名6岁学艺,7岁登台,爱才如命的老艺术家,她一开始就发现了我的缺陷,并且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弥补我的先天不足,怎么能够让处于变嗓期的我,顺利通过评委老师们的考评。终于,经验丰富的周老师,为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她说:“你的嗓子有点沙哑,如果戴上髯口,做工老生,可能会讨巧一点。"于是,她给我选了一段《杨八姐游春·提亲》中的唱段,一句一句地教我唱,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我的发音、吐字:

离朝直奔天波府我与圣上去提亲行走之际心埋怨埋怨天波府老太君她不该听女儿去游春游春景给你杨家添了祸根

为了使我树立信心,尽快克服浦江腔太浓的短板,周老师又专门请了徐勤纳老师和工老生的于杭景师兄来辅导我,还请了浙江婺剧团的著名老生演员周锦标前辈来教我走婺剧的老步。而且,要求我每天要把学的动作再做给她看,一直到她满意为止。在她的亲自指导和另外几位前辈老师的精心辅导下,我进步很快,顺利通过了六个月后的考试,被婺训班正式录取,留了下来,实现了我第一个人生目标——鲤鱼跳“农”门,从农村户口转成了居民。从此开启了我崭新的人生之路。

从婺训班毕业,进入浙江婺剧团之后,令我记忆犹新,永生难忘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曾经有幸和即将告别舞台,彻底转向幕后的周越桂老师,同台演出西安高腔经典折子戏《米糷敲窗》。周老师在剧中饰演高文举,我演家院。和周老师有过同台演出机会的演员们都知道,在周老师心中,要想成为一个好演员,心中一定要有戏比天大的观念。我注意到,对周老师来说,每一次演出,都是在举行一个神圣的仪式,提前化妆到上装的整个准备好了,她就站在舞台大幕边等候上场,那一种对艺术的尊重,对艺术的敬重,那种神圣的感觉,让我高山仰止,景仰十分。我有幸和周老师配过戏,这是我一生的荣耀。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成为像周老师那样的好演员。

在金华地区婺训班毕业前夕到浙江婺剧团实习演出的那段日子,我和周老师在同一个演出队,每次演出《白蛇后传》,我负责把许仙坐的那个蒲团给端好,周老师演出时,我就坐在侧幕边上静静的看,认真的看,看得入迷时,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周老师每一次演出都很认真,很仔细,很讲究,很有那种大演员的风范!每次我给把她蒲团放好,衣服整理好,她都会轻轻地说声:“谢谢你啊!"哎呦!此时此刻,我内心感受到的那种温暖、美好与幸福,真的是无语言表,所以,“妻离子散十八年、许仙被逼入空门……这一段唱,我一直不曾忘记,至今都会唱。 为我解惑之人        周越桂老师是我的解惑之人,是她教我学会微笑对待人生,勇敢面对艰难挫折。 在婺训班,如果发现我不高兴了或者情绪低落,她就会主动的问我:“子清怎么啦?今天又怎么啦?"然后把我叫到她简陋的房间里,给我端来绿豆汤或赤豆汤,或者是给我讲述她从小学艺的故事,和她如何对待此生所遭遇的种种挫折的过程。周老师的话如春风化雨,解开了我心头的疙瘩,每次我愁眉苦脸,情绪低落走进她简陋的房间,都会高高兴兴的走出来。当你情绪低落的时候,有一个人来跟你说话,苦口婆心地开导你,给你指点迷津,这样的日子是很温馨很美好的,老师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我也跟她的先生叶老师成了忘年交,周老师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着,叫我去吃。有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跟叶老师到少体校的操场上去跟他练太极拳,然后,跟他去买菜,让我这个从小离开父母,到了金华以后又找到了在父母身边一样的温暖、幸福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我们长大了!周老师对我的要求也更高更严了,经常会跟我说:“有空就看看书,写写字,把自己的字写漂亮,有空就练练功,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四功五法都要练。"有一段时间是赵炳良老师给我们来上老生唱腔课,把周越桂老师的《双阳公主》狄青唱的正宫二凡跟尺字二凡拿来做比较,发现周老师的唱腔,清丽圆润,委婉动听,凄清婉转,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有一种神秘感。同一段唱它有不同的唱法,有高有低,有快有慢,有粗有细,委婉细腻的地方,好像是柳丝一样在春风中飘荡,细而不断。把大将军狄青的人物情感刻画得淋漓尽致,那种万般眷恋,那种留连忘返,那种欲罢不能的愧疚,更向往,更盼望,更期望的人物情感从唱腔中流露出来。

从婺训班毕业后,我进了浙江婺剧团,和周老师接触的机会少了,但是,每次碰到周老师,她都会跟我讲:“你不要假装成熟,好像很深沉的样子,你为什么这张脸老是阴沉着不笑呢?嗯!好像是谁欠你多还你少的样子,你这样是要脱离群众的,这样子不好!周老师都怕你!能不能笑起来!" 周老师的话,朴素、实在,没有大道理,却给我启迪。还真的,微笑,可以改变命运!嘴角往上拎,让自己美好起来,最重要的是让身边的人都美好起来! 传我以道之人 周越桂老师是传我以道之人,是她让我懂得做戏先做人。记得17岁那年,我右手前臂弘骨折断,要配中药吃,单位食堂里不能煎药,那时我还住在金华市委党校宿舍,跟周老师是同一层筒子楼。周老师夫妇就天天用她家里的煤饼炉给我煎药。吃了近一个月的中药后,我的手臂就好了。周老师对我说:“你的手受伤了,但是你可以练嗓子,可以练气息,可以练念白,可以练唱腔,也可练腿功,练台步,都有事情好做的,不要怨天怨地,办法总比困难多!什么困难来了都要克服了”!周老师上课的时候是很严肃的,但她微笑的时候很好看。她露出那一排整齐、雪白的牙齿微笑时,非常有感染力。她的微笑,给我以力量!给我以希望!给我以自信! 周老师五年前因严重的颈椎病,四肢麻木,行走困难,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这其间,我曾专程从杭州回金华看望她。去年12月26日,听说周老师突然病危要进金华中心医院ICU抢救,我心里一阵紧张,正好当天我在金华,便立即赶到金华中心医院急诊室,在现场,我看她嘴里插着呼吸机导管,双目紧闭,但脸色与嘴唇还是红润的,我就放心了。因为根据我对她多年的了解,按照她的坚强意志和毅力,我相信她一定能闯过这一关!周老师是凌晨一点左右被120送进急诊室的,但因床位紧张,直到上午11点左右,她还躺在急诊室里,我对也在场的浙婺青年演员叶路成说,赶紧联系王总,他有办法!叶路成立即拨打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晓平电话,而此时,晓平同志正在从北京返回金华的高铁列车上。经过晓平同志和中心医院方方面面的联系沟通,终于在下午把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周老师安排进了ICU进行急救。后来听说,9天之后,坚强的周老师就脱离危险期,从金华中心医院ICU转到金华第五医院进行恢复性治疗。后来又了解到,在第五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月,她就坚持要回到自己家中去调养,再后来,我从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2月9日她坐在轮椅上和叶路成教唱《画皮》选段的一段视频,视频中,我看到了我非常熟悉的周老师那种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表情,看到了她对学生的那种关心关爱和殷切希望。这是她一贯的风格,也是周越桂老师独有的魅力,“不不不,这句不是这样的,应该这样唱!”大病初愈,却还是这样认真,不放过一个细节,她那种追求艺术完美的认真劲,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周老师的唱腔韵味独特,表演潇洒倜傥,从1980年她告别心爱的舞台,成了金华艺校的一名戏曲表演老师,直到2月22日第二次被送进ICU之前的四十多年里,她心心念念最多的,就是如何抓紧时间,想尽一切办法,让婺剧后来人把一些婺剧的经典传承下去,让传统婺剧唱腔更好听,更容易为广大的婺剧爱好者所接受。有一次,我带着自以为唱得不错的《铁灵关·起解》里的一段唱腔去拜访她,她听了之后高兴地说:想不到你现在唱得这么好了,这说明你经常在思考与研究。不过“走青山”这个唱转折的地方太硬,太突兀,把我吓一跳!你可以唱得更好的。唱戏唱人物,心中要有戏。唱腔要以气带声,以声表情,以情演戏,戏从心出。然后,她一遍一遍的示范给我听,她说:“走青山不能一下子从真音过渡到假音,应该有一个自然的过渡,而且每一个地方都应该区分开来……"老师的精心点评令我感动,不愧为德高望重的著名婺剧表演艺术家。

从周老师出院后教叶路成唱《画皮》的那段视频看,她的身体状况,除了更加消瘦憔悴,其他的和入院前没有什么太大变化,还是那么精神,发音吐字还是那么清楚,思路也很清晰。我便以为她基本痊愈,恢复如初了,准备在元宵节前后再去看望她老人家,想不到她竟这样与我们永别了。

斯人已去,月桂常在!周老师诲人不倦,视学生如己出,不懈追求、精益求精婺剧表演艺术的敬业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继承传统,推成出新,发扬光大古老的婺剧艺术。

假借《类聚名贤·乐府群玉》

凭闌人  

春日怀古以敬挽 

古戏台空锁暮云

今梨园荒成路尘

转头千载春

断肠几辈人 

敬爱的周老师,愿天堂没有病痛,您一路走好!

学生  周子清  跪泣

2021年3月14日(农历辛丑二月二日)

于庆元濛洲松阳安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