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戏剧>协会资讯>协会动态
0
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 | 鲍陈热:与台州乱弹难以割舍的情缘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06-04

2020年,省文联创新推出“浙江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以壮大我省文艺领军人物队伍。该计划涵盖美术、书法、戏剧、曲艺、民间工艺等5个位列全国第一方阵的艺术门类,其中戏剧界包括由15名具有精深造诣、德艺双馨的艺术大家所组成的导师团,以及10名具有较高艺术造诣且具有一定声誉的艺术家组成的孵化对象。

“浙江文艺”公众号特推出“省文艺名家孵化计划”专栏,对名家孵化对象予以深度报道和集中展示。本期将带您走近台州乱弹剧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鲍陈热,看她如何从金华到台州,又从台州走向更大舞台,为传统艺术增光添彩……

 

鲍陈热

台州乱弹是浙江传统戏曲剧种之一,具有“文戏武做、武戏文唱”的特点,声腔、道白富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是台州市唯一的地方剧种。

2005年5月,台州乱弹被列入首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年,台州乱弹剧团重组。2006年,台州乱弹又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台州乱弹的“涅槃重生”,不仅让一个濒临沉寂的剧种崛起,还改变了一个女孩的人生轨迹。她就是台州乱弹剧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鲍陈热。

因缘际会,从金华来到台州

 

时刻准备的鲍陈热

1989年,鲍陈热出生于金华市武义县。她的爷爷和姑姑都是婺剧演员,常在当地的草台剧场演出。年幼时,受家庭氛围熏陶,小小的鲍陈热就酷爱看戏。乡间流行木偶戏,她也学着大人们的模样,用线牵着布娃娃,在家门口高声唱上两段。

爷爷常常逢人就夸:“这孩子有天赋,是块唱戏的料子。”

 

在《天女散花》中饰天女

12岁那年,著名婺剧表演艺术家郑兰香在武义县创办了兰香艺术学校,专门培养婺剧表演人才,父母便把正读小学五年级的鲍陈热送来学习。凭借天生的好嗓子和后天的勤学苦练,她很快脱颖而出,多次在校内演出中担任主角。

在学校时,鲍陈热一直以为自己毕业后会成为一名婺剧演员,将家乡的剧种发扬光大。谁知,命运之手却将她推向了另一座城市,让她与台州乱弹结下了不解之缘。

 

排练中的鲍陈热

台州乱弹与金华婺剧,曾同属“浙江四大乱弹”,在表演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鲍陈热毕业那年,正逢台州乱弹剧团组建,第一任团长来到武义兰香艺术学校挑选表演乱弹的“好苗子”。就这样,鲍陈热与同班30多名同学坐上了前往台州的大巴车。

从唱婺剧到转唱台州乱弹,需要花大量时间学习,尤其是要学唱台州官话。在学校时,鲍陈热的优势是唱功,到了剧团,为了演好角色,她整日泡在练功房,琢磨发声、苦练基本功,从未落下过一天。

她的技艺日臻成熟,在剧团排演的《武松与潘金莲》《借妻》等剧目中,鲍陈热大多担任主演。

飞来横祸,立志只演台州乱弹

 

在《吕布与貂蝉·小宴》中饰貂蝉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台州乱弹都饱受质疑。有观众在落幕后跑到后台说:“这哪里是台州乱弹,分明就是婺剧。”

之所以受到这种质疑,有着诸多原因。比如,演员们学婺剧出身,自然带着婺剧烙印;剧团的老艺人们未受过科班教育,无法给年轻演员过多专业上的指导……

渐渐地,很多与鲍陈热一起进剧团的同学都离开了,鲍陈热也接到过不少“挖墙脚”的电话。她心中纠结良久,但转念一想:“团领导待我不薄,我一走,剧团就垮了。”于情于理,她都无法离开。

 

在《三请梨花》中饰樊梨花

2010年底,尚文波担任台州乱弹剧团团长,为剧团带来了新气象。不料,2011年3月,一场飞来横祸几乎摧毁了台州乱弹。

在一次辗转演出的路上,大巴车翻下三米多的路基,车上41位演职人员中19人重伤,其他人也有不同程度的轻伤。一时间,剧团人心惶惶。“接下来的戏怎么办,还要继续演吗?”“这么多人受伤,还怎么演?”

就在这时,鲍陈热却下定了决心。她在剧团QQ群留言:“我这辈子要么不做戏,要做戏就做台州乱弹!”她的脊椎也因车祸受伤,所幸,伤得不重。

 

 后台的鲍陈热

随后,她和团员们一边照顾住院的重伤团员,一边抓紧时间复排剧目。与此同时,剧团还招了一批新人入团。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剧团就复排了七出戏。

为了诚信,为了台州乱弹精神,剧团复出了。一场戏演罢,所有人都在幕后抱头痛哭。“太不容易了。”每每回忆起这段经历,鲍陈热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剧团的人心更加凝聚了,才有了今天的台州乱弹现象。”

突破自我,从台州走向更大舞台

 

 在《戚继光》中饰沈海平

2011年,受创后的剧团收到了德国哈瑙市抛来的橄榄枝——参加第27届国际表演艺术节,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剧团一起搭台演出!

在异国他乡,鲍陈热身着戏服,在舞台上一亮相、一出嗓,就引得众人侧目。许多哈瑙市民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纷纷朝台州乱弹的舞台涌来,无不啧啧称奇。组委会也为台州乱弹剧团颁发了当届艺术节“最高奖”。

 

在美国交流演出

此后,鲍陈热又跟随剧团两度走出国门,在异域绽放中国戏曲的风采。那些众星捧月、激动人心的场面,给了鲍陈热信心与力量,促使她在艺术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

在全剧团的齐心协力之下,2011年起,剧团情况有了质的转变。台州乱弹的戏迷多了,观众们对台州乱弹的评价也高了,再也没有人说“这是婺剧”。与此同时,鲍陈热也从台州走向了更大的舞台。

 

在《追杀香莲》中饰秦香莲

十几年如一日的艰苦训练,让鲍陈热的技艺愈加炉火纯青,各种荣誉纷至沓来。她先后被评为“浙江省151人才”、台州市“四个一批”人才,并多次获得台州市“文化曙光”奖。“当初我选择留下来,是对的。”她笑着说。

2016年9月,鲍陈热斩获“浙江戏剧奖·金桂表演奖”。这是浙江省戏剧界个人戏剧表演的最高奖,是台州乱弹以及台州戏剧界首次获得此奖项,也是台州戏剧界专业领域个人目前获得的最高奖项。

 

在《活捉三郎》中饰阎惜姣

为了参评“金桂奖”,剧团给鲍陈热量身定制了《吕布与貂蝉·小宴》《活捉三郎》《昭君出塞》三出折子戏。除了唱腔与动作外,她更是在人物刻画上下足了功夫。

比如,在《活捉三郎》中,有段表演尤为“吸睛”:台上有桌,桌上有凳,女主角鲍陈热立在凳子上,一旁的男主角应和她的呼唤,腾空、平躺在桌上的同时,将凳子踹下桌,而她则稳稳落在桌上。杂技般的动作,引得观众大声叫好。

 

 

《活捉三郎》片段

然而在台下,为了这个原创动作,鲍陈热在排练时不知摔了多少次,身上、腿上全是淤青。就这样,不肯止步的鲍陈热,在秉承传统的同时,一直在寻找突破和创新,让传统剧目彰显自身特色,为台州乱弹打出品牌。

 

在《老村新路》中饰小兰

为了进一步加强台州乱弹的专业教育及艺术普及,鲍陈热手把手带领新团员,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倾囊相授。同时,鲍陈热走进社区、走进校园,将台州乱弹推广至更多的地方,努力让这一地方剧种深入人心。

垦荒精神,为传统艺术增光添彩

 

在《昭君出塞》中饰王昭君

在台州坚守十多年,鲍陈热成功塑造了貂蝉、王昭君、阎惜姣、沈海平等数十个角色。不知不觉间,她的心中早已烙上了“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垦荒精神。

2018年下半年,剧团让鲍陈热出演台州乱弹原创大戏《我的大陈岛》。这是一部表现大陈岛垦荒精神的现代戏,也是她出演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原创现代戏。

 

在《我的大陈岛》中饰叶青青

剧中,鲍陈热饰演女主角叶青青。满怀热血的叶青青不到20岁,却已是一名起先锋带头作用的团支部书记,拥有一个坚不可摧的“大陈岛梦”。

然而,叶青青的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并不相符,两者甚至会相互影响。鲍陈热以此为切入点,在一次次的排练中找准人物定位,使人物个性突出却不突兀。由此,人物形象变得饱满起来。她认为,在塑造叶青青这个人物时,身份决定了她有较高的思想高度,而年龄又决定了她的活力与激情。

 

在《我的大陈岛》中饰叶青青

对鲍陈热来说,这个角色的演绎犹如打一场“硬仗”,最大的困难是要改变十几年的演戏习惯。由于传统戏曲讲究“手眼身法步”,具有一系列表演程式,而现代戏既要求有戏曲表演程式,又不能过于程式化,必须更加生活化,要把握好艺术夸张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度”,化程式于生活之中,让观众看到舞台化的现实生活。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先请上海音乐学院的形体老师为自己足足补了近一年的课,提升专业素养,又数次随剧团到大陈岛采风,翻看了大量与大陈岛有关的历史资料,精读剧本,揣摩角色个性,与其他演员熟对台词。

 

 在《我的大陈岛》中饰叶青青

在导演和团内其他老师的帮助下,鲍陈热很快掌握了门道,抓住了现代戏中舞台效果与实际生活的平衡点,最终让观众看到了舞台化的大陈岛的真实面貌。

她以“豁出去”的心态,演活了一个优秀的垦荒队员。在2019年第14届浙江省戏剧节上,鲍陈热荣获“兰花奖·优秀表演奖”。

 

生活中的鲍陈热

此时,台州乱弹原创戏《我的大陈岛》剧中的“叶青青”正一步步走向成熟、走向强大,而剧外的鲍陈热也同样取得了新收获、新进步,正不遗余力地为台州乱弹这门传统艺术添色加彩。

“我还年轻,有许多东西要积累,要历练。”是的,属于鲍陈热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