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文艺评论>协会资讯>协会动态
0
浙产文艺作品评论|姜常鹏:主客共生与时空交融——评纪录片《王阳明》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05-31
  浙产文艺作品评论|姜常鹏:主客共生与时空交融——评纪录片《王阳明》

作者:姜常鹏  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

近日由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文投集团出品的纪录片《王阳明》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科教频道播出。众多论者将其列为人文类纪录片进行讨论,此处不妨从历史人文纪录片的立场出发对它进行一次考察。由此即能发觉,它虽使用了第一人称视角,带领观者一起客观探索人物的沧桑世事和人文精神,却因为文本讲述者特别的身份和目标为内容增添了主观体验的韵味。虽在史料基础上采用了真人扮演和情景再现,却并没有把视野局限于个体事迹的展示,而使其成为传达人物心境、塑造人文精神的有效途径。如此一来,纪录片在主客共生和时空交融里将王阳明的心路历程、思想构建及其精神内涵独具特色地予以呈现。

一、主客共生的讲述方式

一直以来,纪录片文本的主观与客观属性就像其定义那样纠葛不清。有人宣扬追求绝对的客观讲述,如“直接电影”理念,可是后来人发现作为影视艺术的纪录片仅能达到形式上的“绝对客观”。也有人试图通过主观途径挖掘表象之下的绝对真实,如让·鲁什做的那样,又发觉完全依赖于主观激发或情境营设会逐渐脱离应有的记录本性。纪录片正是在这此消彼长的环境下不断向前演进。作为一部历史人文纪录片,纵观《王阳明》的文本讲述,作者们似乎将上述的矛盾状态抛之脑后,主观构建与客观讲述在文本里达成和解,不再相互排斥,而是共融相生,于主观讲述和客观史料的交替中把王阳明的人生历程及其人文思想顺畅真实地表达出来。    

此种主客交接的讲述方式首先表现于文本叙事中讲述者的身份和目的。我们看到纪录片是由国家一级演员辛柏青以第一人称进行讲述,他为了能够精确塑造王阳明之形象而追溯其足迹,试图真切探访、接近和读解这位圣人。例如第四集《功》中,开篇即提出“作为一个演员,我在研究角色的时候,往往会去寻找阅读人物身份常态之外的生命篇章”,其后则由《明史》所记载的内容切入对王阳明“文臣用兵”之事进行回溯和探访,并辅之以当时的奏书、文告等资料,力求真实客观地讲述史实,主观讲述与客观呈现以此相互结合,让纪录片生动展现人物心境和思想。    

主客共生的讲述方式更表现在主观再现与客观史料的对接上。如第三集《悟》中,先生与爱徒南下赴任时在船上的论学场景即是作者主观,但二人所作的对话却来自徐爱真实记载于《传习录》里的原文。再运用回切镜头,将阳明先生对“知痛”、“知寒”、“知饥”的体悟及其“知行合一”的思想真实、动人、形象地传达出来。“共生”本就指两种不同生物之间所形成的紧密互利关系,在共生关系中,一方为另一方提供有利的生存条件,同时也获得对方相应的帮助,纪录片《王阳明》中的主观构建和客观展现正是如此。因而我们还能看到文本中有讲述者的主观猜测,但也是基于阳明先生的诗文;有小说家冯梦龙的传奇描绘,却会加入诸多史学家的采访和评述;那些文本里再造的空间亦有图谱、遗迹为佐证。由此二者相互依存和共生,在主客交接的同时真实真切、顺畅动人地将阳明先生的人生历程和思想精髓予以呈现。

二、时空交融的文本构建

历史人文纪录片的文本特征之一在于以一种错时状态对过去发生的事件进行追述或探索。现实流程的缺席使得叙述者、当事人、接受者与事件之间皆存在一定的时空距离。因而如何利用影像打破现在时空与过去时空的间离与隔阂以构建文本,进而说服观众,成为创作者们不断探索的问题。于纪录片《王阳明》而言,作者们面对的问题即是如何把史实资料进一步“空间化”,同时还要将其再次“时间化”,并放置于同一个文本中,因此时空的构造与转换就成为其文本构建的重要基点。作者自己也曾坦言,“时空对话与历史交融的文本构架,需要大量、极快速的剪辑,需要把剧情化的画面剪得极碎。”由此我们看到文本中的现实时空与再造时空极力交融在一起,难以分割。虽没有完整统一的剧情,却也在时空交融间构建起文本,实现了“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目标。    

首先,《王阳明》在文本构建中注重现实时空的使用。正像皮埃尔·诺拉强调的那样,在很多严肃意图的纪录片中,重返故地是凭吊历史的最好办法。因而所谓现实时空就是那些可以再现原始现场的遗迹、原址、纪念地等。在文本叙事中,讲述者辛柏青正是追寻王阳明一生中不同的坐标点去体悟他的心境和精神,有祭风台纪念碑、日月双洞,也有曾经静坐冥思的山洞和观心岩。这在增加纪录片真实性和审美性的同时,也让历史连接当下,将人物、事件、遗迹等携带的精神理念与观众一同体验。    

其次则是再造时空的运用。这主要指历史人文纪录片中因无法直接获得过去的真实影像而由作者依据文献资料组织发起的再现活动,如真人扮演、情景再现、动画模拟等,此为一种推测、想象的时空。例如王阳明拜求北风、书院讲学、激战宁王等片段均是如此。再造时空能够充分发挥动态影像的优势,以事实为根据再现已经消失的历史时空,弥补历史与当下的距离与隔阂的同时也给观众带来生动直观的读解体验。加之作者对景深、留白的刻意追求,让文本中的再造时空具备表意功能,较为生动地营造出阳明先生的心境与情绪。    

如此,纪录片文本中的现实时空和再造时空相互交融,将王阳明的人生历程进行横向、共时地拓展,从多个方位展示其遭遇和思想,在构建文本的同时完成意义生产的功能。而主客共生的讲述方式则于文本构架基础之上把阳明先生由“心即理”到“知行合一”,再到“致良知”的思想逻辑清晰地传递出来。二者的结合既完整呈现了王阳明的人生轨迹和心路历程,又直观阐明了他的思想贡献。其实无论何种人文纪录片,其价值都应产生于当代语境。纪录片《王阳明》所传递的“以民为本”的理念正应和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因而从文化层面来说,主客共生与时空交融的创作策略也让纪录片《王阳明》实现了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主流思潮承接呼应的目标。